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万古邪帝 葬土之惧 进入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1:25

万古邪帝 葬土之惧 进入

葬土依旧。

吹着死气沉沉的风,扬着枯寂压抑的死气。

以至少是不死仙尸骨凝结而成的血色地面,踩上去特别得让人惊悚。

尚未被死风销蚀的断骨残尸分布满地,虽无声,却用这样的方式提醒众人,此非善地。

究竟有多不善?

当葬土二字从左丘珩嘴里以骇然的口气喷出后,红裙黑衣左丘丹三人,甚至还不确定这究竟是不是葬土,脸色就瞬间苍白如纸。

而隐匿虚空尾行而来的黄二,以非凡的见识一眼就确定了此地乃葬土,当即一个哆嗦就显出了身影,眼珠子都要掉了下来。

能够保持平静的,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神明后羽,以及什么都知道一点点的邪天。

邪天甚至在地上看到了某块熟悉的骨头。

那是流苏和方苦海带来的人。

数十年前的记忆,如电光般闪过邪天的脑海,饶是心性沉稳,他也忍不住暗叹一句物是人非。

想当初他降临此地,双脚连沾染此地的资格都没,全靠邪刃的黑色光罩保命。

而如今,他真正地站在了此地,甚至比当初的离崖子前辈修为还高。

正感慨着,他就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低头一瞧,是快吓尿了的左丘丹。

“大大大,大哥,这这这,这是葬葬葬,葬土?”

邪天点点头,左丘丹积蓄在眼眶里的湿润就变成了泪,流满面。

“你直接给我一拳,好么!”

直接给我一拳的意思,就是让我死得轻松点儿。

邪天看了看左丘丹跪在地上的膝盖,毫发无损。

但有资格站在葬土死地,和有资格在里面穿行,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当邪天发现红裙黑衣,乃至拥有两分帝资的左丘珩都在惶恐哆嗦时,他就觉得要讲讲自己的故事了。

“不要担心,数十年前,我在这里游荡过,只要不……”

话音未落,四个上街天骄吓得齐齐坐在地上,看邪天如见鬼。

“开开开,开玩笑!”

“这可是葬,葬土!”

“你走过?还还还,还数十年前?”

……

凝空的黄二也吓得一个跟头栽了下来,满脸羞愧的表情似乎在对邪天无声地诉说——主人,逼这玩意儿,不是这样装的。

“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

你居然如此理直气壮地说有什么问题?

“主人,问题就是,此地乃葬土啊!”

黄二觉得自己说这话都快要羞死了,邪天却还点点头道:“我知道,但……”

“但什么我不知道,”黑衣颤抖道,“我只知道我们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葬土!绝对不可能!”

邪天不再多言,朝后羽走去。

“什么是葬土?”小白后羽纳闷道,“怎么还没走,他们就吓成这鸟样?”

红裙四人闻言炸毛。

“瞧你一脸的白痴!”

“你懂什么!”

“你看黄二前辈都一脸严肃!”

……

后羽冷笑:“尸山血海我不是没走过,没什么能吓到巫!再说,此地真的很危险么,依我看,只不过和宁平山脉最深处差不多……邪天你说呢?”

回忆了一下葬土外围的情况,邪天点头道:“确实差不多。”

“嘁!”得到肯定的后羽一脸鄙夷,“你们教出来的那帮小子果然没说错,你们就是怂!”

红裙四人怒火冲天。

他们或许能接受后羽的嘲讽,却绝对接受不了后半句话。

“哇呀呀,简直胡说八道!”

“那帮小子看到我们,哪个不是点头哈腰的,你这是造谣!”

“你果然是巫,而且是加了个言字旁的诬!”

……

眼见都要打起来了,邪天无语道:“还走不走?不走的话,你们先回去吧。”

周围顿时一静。

稍稍回过神来的红裙声音发颤:“你,你还是要走这条路?”

“除此之外,无路可走。”邪天的视线,越过葬土外围深入内部,轻轻道,“而且对我们来说,这不也相当于一场试炼么?”

有拿葬土当试炼的?

黄二眼珠微突,红裙四人更险些昏过去。

“邪天,此事不急,”左丘珩强忍撒丫子逃走的冲动,把邪天拉到一旁道,“无论你是什么决定,我觉得先为你介绍一下葬土,对我们都是好事……”

邪天道:“不用,我曾听你们说过,上界有个一线天,一线天后面,便是葬土。”

这算哪门子的知道?

左丘珩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这只是最基本的,你以为此等埋葬了不知多少圣人的凶地,真是我们能够放肆的么!”

邪天终于确定,这四人是打死不会走这条路的。

本来没所谓,但想想百年来四人的无私奉献,以及自己的布局,他笑道:“这样吧,你们不用走,我带你们上去。”

“这……”

四人有心想说这和我们自己走不会有什么区别,孰料后羽见四人还犹豫,当即火冒。

“贪生怕死,上去也成不了事,赶紧走人,别耽搁我回家!”

“好!”

或许是对邪刃的可怕记忆犹新,红裙狠狠一咬牙:“邪天,多谢你了,但你千万要注意,此地……”

邪天挥挥手将四人摄走,旋即看向后羽。

后羽雄心万丈直视前方,“没有什么能够让巫退缩的!”

“你呢?”邪天看向神明。

一直在感受葬土气息的神明静静道:“你不是说,此地乃历练之地么?”

“好。”

邪天迈步前行,黄二呆若木鸡。

“这,这就走了?好歹也把我装进去啊,真当我不存在么……”

嘀咕了一句,黄二苦着脸跟上。

“哎,真是服了这小祖宗,真他niang能折腾,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不走寻常路……”

即使没有邪刃相助,百万里的葬土外围区域,也无法威胁到如今的邪天。

虽说如此,当感应到不死火的气息后,藏身邪月中的红裙等人也大呼小叫。

“是不死火!”

“快闪!”

“哎呀呀,这玩意儿哪怕是至尊都不愿沾……”

……

哪怕知道邪天不惧不死火,但见邪天竟与不死火水乳|交融般默契融合,四人只能用木然的表情表达邪天的变态。

(本章完)

山西白癜风医院专家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怎样
凤血Vito干细胞私密紧致,恢复女性年轻活力
黑龙江治牛皮癣费用
汕头市著名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