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俞可平全球治理的趋势及我国的战略选择

发布时间:2019-10-09 22:36:52

  俞可平:全球治理的趋势及我国的战略选择

  全球治理的兴起,有五个基本的原因。一是全球化进程的加速,导致全球问题的迅速增加; 二是传统的国家主权遇到挑战,维持世界秩序需要新的方式;三是全球风险社会的来临,国际合作变得更加重要; 四是世界政治的单极时代已经结束,国际社会进入多极化时代;五是一些国家治理失效,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在所有上述原因中,全球化进程的加速及其对传统国家主权的冲击,是全球治理变得日益重要的主要原因。

  全球化是一个整体性的社会历史变迁过程,其基本特征就是,在经济一体化的基础上,世界范围内产生一种内在的、不可分离的和日益加强的相互联系。全球化过程本质上是一个内在地充满矛盾的过程,它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它包含有一体化的趋势,同时又含有分裂化的倾向; 既有单一化,又有多样化; 既是集中化,又是分散化;既是国际化,又是本土化。全球化首先表现为经济的一体化,但经济生活的全球化必然对包括政治生活和文化生活在内的全部社会生活产生深刻的影响。全球化对政治价值、政治行为、政治结构、政治权力和政治过程的深刻影响,集中地体现为它对传统国家主权构成严重的挑战,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治理的兴起。从全球治理的现实进程来看,我们可以发现那些演变趋势呢?

  首先,民族国家依然是国内和国际政治生活的主体,从而也是全球治理的主体,但是,超国家组织对全球治理的影响日益增大。一些重要的国家集团和国际组织如联合国、20国集团 ( G20) 、北约组织 ( NATO)、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开始深度超越各主权国家的传统边界,对国际社会的政治经济进程产生直接的重大影响。特别是联合国及其所属的各机构,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有了突破性的拓展。跨国组织权力的加强与传统国家主权的削弱,已经成为全球治理过程中一个相辅相成的现象。

  其次,全球治理的主体日益多元化。除了民族国家、国家集团和国际组织之外,其他全球治理主体的作用正在日益增大,特别是跨国公司和全球公民社会组织。跨国公司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操纵着经济全球化进程,也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着国际政治生活。尤其引人注目的是,越来越多的学者和政治家开始强调非政府的全球公民社会组织在全球治理中所起的作用。全球公民社会是介于国家和个人之间的跨国公共活动领域,其基本的组成要素是国际非政府的民间组织,包括各种跨国社会运动、非政府社团、无主权组织、政策络和学术共同体等。这些全球公民社会组织的数量正在迅速增加。它们既在国内影响民族国家的政策议程,也在国际影响全球治理规则的制定和全球治理机制的形成;既在现实世界活动,更在虚拟世界发生影响。

  其三,全球治理使主权国家的权力边界在一定程度上开始变得模糊。全球治理使得一些原来的国内问题成为国际问题,反之,一些原来的国际问题则成为国内问题。全球治理势必要涉及气候变暖、生态失衡、物种濒危、疾病蔓延、种族灭绝、人道主义灾难和大规模杀伤武器扩散等威胁人类生存的重大问题。但是,所有这些全球问题同时也是个别的民族国家所面临的国内问题。作为国内问题,任何国家有权按照自己的选择进行管理和处置,它不受外部力量的干预;但作为全球问题,每个民族国家在处理它们时又必然要受到国际社会的制约,必须与国际社会共同担负起全球治理的职责。在这种情况下,国家权力的传统界限就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其四,全球治理的价值日益呈现出 “和而不同”的面貌。全球治理的价值,就是各个国家的普遍追求和国际社会所要达到的理想目标。关于全球治理的价值,按照“全球治理委员会”的界定,就是“全体人类都接受的核心价值,包括对生命、自由、正义和公平的尊重,相互的尊重、爱心和正直”。从理论上说,全球治理的价值应当是超越国家、种族、宗教、意识形态、经济发展水平等之上的全人类的普遍价值。然而,由于各国多样性的历史文化传统和不同的政治经济现实条件,这些普遍价值在不同国家中有着极不相同的内涵和意义。有效的全球治理一方面要求各国之间存在共同的价值追求,另一方面又要尊重各国的多样性需求,唯一的出路便是“和而不同”。

  其五,全球治理的规则对民族国家的约束力正在日益增大。全球规则就是维护国际社会正常的秩序,实现全球治理普遍价值的规则体系。具体地说,全球规则包括用以调节国际关系和规范国际秩序的所有跨国性的原则、规范、标准、政策、协议、程序。从某种意义上说,全球规则在全球治理中处于核心的地位,因为若没有一套能够为全人类共同遵守、确实对国际社会都具有约束力的普遍规范,全球治理便无从说起。然而,与国内规则相比,全球规则的效力却明显弱化。导致全球规则失效的原因通常有三个,一是国家利益与全球利益的冲突,二是全球规则的不合理,三是全球规则为少数强权国家操纵。全球规则的失效,必然损害国际社会的普遍利益,也终将损害违反者的狭隘国家利益。令人高兴的是,从最近这些年的全球治理实践看,西方发达国家操纵全球规则的局面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发展中国家和全球公民社会在制定全球规则中的发言权不断增大。各国政府和民众日益认识到全球规则对正常国际秩序的极端重要性,全球规则的效力正在明显增大。

  最后,全球治理正在重塑国家的自主性。全球性与自主性是全球化进程所产生的相互对立但相互依存的属性,全球化在产生全球性的同时,也制造着自主性。全球性表现了同质性,自主性表现了异质性。自主性是在全球化进程中产生的对全球性的一种抗体。全球化并没有消除国家的自主性,相反它凸显了国家的自主性。然而,全球治理正在赋予国家的自主性以新的意义,社会的自主性逐渐开始取代国家的自主性。

  [page]

  面对全球治理的这些发展趋势,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要在参与全球治理进程中最大限度地维护国家主权,增进国家利益,并且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必须发展起自己的全球治理理论和全球治理战略。

  第一,深化对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研究,正确认识全球治理的实质和规律,根据我国的特点和国家利益,形成中国自己的全球化理论和全球治理观。要正确看待全球化及其对国家主权的挑战。一方面,要看到全球治理及其对国家主权的挑战具有客观的必然性,在全球化时代,一个对外开放的国家,其国家主权的性质和要素,以及实现主权的方式,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任何国家都必须顺应这种变化,而不能躲避这种挑战。另一方面,同样要看到,西方发达国家是全球化进程的操纵者和全球治理规则的主要制定者,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进程中则处于被动的地位,其国家主权特别容易受到发达国家的伤害。因势利导地积极迎接全球治理对国家主权的挑战,而不是消极地对抗或躲避这种挑战,是维护发展中国家主权的唯一正确方向。

  第二,在 “和谐世界”理念的指引下,建构我国的全球治理战略。 “和谐世界”的思想比较集中地表明了中国政府对国际局势和全球治理的原则性立场,体现了中国在21世纪初的全球战略。中国的 “和谐世界”理念表达了人类一个梦寐以求的美好愿望:在这个充满风险、冲突和碎裂的全球化时代,人类尤其应当努力实现民主、和平、公正、相互尊重和共同繁荣的新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实现世界的持久和平与普遍繁荣。和谐世界是全人类的永恒追求,也是中国古代“天下大同”这一崇高理想在全球化条件下的新发展,是中国和平发展道路的目标所在。它所要达到的是人与人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和睦相处。应当在“和谐世界”的理念下,构筑我国的新全球战略,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进程和全球规则的制定,推动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的国际合作; 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加主动的作用;努力维护国际社会的多极化格局和各民族文化的多样性; 倡导和推动国际关系的民主化和新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第三,继续加大对外开放,主动参与国际合作,积极发挥我国在全球治理中的重要作用。国家主权的结构和功能在全球化挑战下的变迁过程,实际上是国内政治权力和国际政治权力的重构过程。正像全球化过程一样,国家主权的重构过程对于民族国家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应对失策,国家主权就将受到损害,而应对得当,国家主权就会更加巩固。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与国际社会合作,参与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重构,特别是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在全球治理中承担起更加重要的作用,是维护我国国家利益和捍卫国家主权的正确选择。全球治理已经是国际社会的一种实际需要,是目前唯一可抗衡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和新帝国主义的现实选择。倡导一种民主的、公正的、透明的和平等的全球治理,是国际社会的道义力量所在。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应当在全球治理中主动肩负更多的。

  第四,增强综合国力,提高我国的国际竞争力和全球治理能力。综合国力的竞争,是全球化时代国家间竞争的根本所在。促进经济的发展,增加国家的经济总量,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巩固国防力量,是增加综合国力的基本途径。但是,在全球化时代,综合国力的其他要素也变得日益重要,例如,国民的文化、教育、心理和身体素质,国家的科学技术水平,民族文化的优越性和先进性,国家的人才资源和战略人才储备情况,政府的合法性与凝聚力,社会的团结和稳定程度,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等等。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在参与全球治理的过程中,要有效地维护国家的主权,仅有经济的和军事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有政治的、文化的和道义的力量。

  第五,建立整体的国家安全战略,维护国家的根本利益。全球化时代也是信息时代和络时代,国家安全的内容和形式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国家的安全战略应当做相应的调整。领土安全已经远不是国家安全的全部内容,经济安全、生态安全、文化安全、信息安全和人才安全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

  因此,我们应当有一种新的整体国家安全观,除了维护领土完整、民族尊严和国防安全以外,也应把降低金融风险和对外经济依赖、保障战略资源储备、保护战略人才、弘扬民族文化、维护生态平衡、保证物种安全、反对国际恐怖主义等,提高到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自主的高度,从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教育、信息、资源、人才、生态等多个方面增强国家抵御全球风险的能力,保证我国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过程中的独立自主。

  总而言之,全球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治理确实已经对传统的国家主权及世界格局构成了严重的挑战,国际秩序正处于重构之中,国家主权的内容和形式也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维护国家主权的策略也必须做相应的调整。继续将对内改革与对外开放有机地结合起来,增强国家的综合国力和民族的凝聚力,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全球治理,树立新的整体国家安全意识,是在全球化背景下维护民族独立、实现中华振兴的根本之路。(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2.10 )

旅游热评
租房知识
情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