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玄天战尊183第一百八十三章雪莺的身世

发布时间:2020-01-25 18:06:28

玄天战尊 183.第一百八十三章雪莺的身世

“好强悍的手段。”韩宇注视着那飘逸脱尘的白衣男子,眸中尽是惊诧。

一个修者,想要徒然收回那施展而出的攻击难如登天,白衣男子这般轻描淡写的便将攻击收回,可见其对元气的驾驭到达了一个何等惊人的地步。

“你这坏人,快放开我!”韩雪莺被不断挣扎道。

“莺儿!”

韩子萱眸子中雾气朦胧,好像雪莺落入此人手中后,便将丢去性命一般,悲呼道。

韩家其他族人,在见识了白衣男子那般强悍的力量后,皆是敢怒不敢言,只得满脸焦急的瞧去。

“九炎,你能救下雪莺妹妹吗?”韩宇瞥了一眼被白衣男子雪莺后,用神识向着九炎天龙交流道。

“九炎……?”

火胎中的九炎天龙一阵沉寂,便是龙形虚影都化为了一蹙火元交融于先天真火中。

“他娘的,平时龙爷,龙爷叫的那么嚣张,一道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了。”韩宇鄙视了一眼九炎天龙,眸光微抬,向着白衣男子瞧去,顿了顿,说道,“前辈所为,不知是何意?”

“这小子,竟然迈入了中期大成,看来在那谷中有些收获。”白衣男子瞥了一眼韩宇,旋即淡淡的说道,“这丫头,身具阴阳圣体,颇似一位故人,本座要带她前往邀月宫。”

顿了顿,白衣男子瞥向,韩子萱说道,“不过,这之前,希望你能够原原本本的将她的身世说与出来,你放心,本座绝不会害她,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罢了!”

似乎知道韩子萱有所顾忌,白衣男子的语气竟然有些转变。

“雪莺的身世?”韩宇眸光一凝不由,向着韩子萱瞧去。

“你真不会害她?”韩子萱紧咬着朱唇,凝视了白衣男子许久后,银牙松开,美眸颤了颤说道。

“若是,本座要杀人,你们岂有命在?”白衣男子淡漠,眸露睥睨之色,话语间自有一股傲气迸发而出。

众人望着这个张狂的白衣男子,眼眸中没有一丝怀疑,此人这等气势,挥手间便足以,斩杀此间所有人,难道他来此便无恶意?

“雪莺,的确不是我的女儿。”韩子萱凝视着那白衣男子,久久才说道。

“果然如我所料。”白衣男子微微点头,瞧向韩雪莺时有着一道异彩浮现。

韩雪莺可爱的眸子眨动,瞧白衣男子时满脸厌恶,不过对于自己的身世,她打小便在家族中有所耳闻,到没有因此有着什么过激的情绪。

早些年,一些族人讥讽其为野种,她曾询问韩子萱,却便没有得到答案,只是后来,她隐隐从几位长辈的口中得知,自己是娘亲捡来的,所以对于韩家那些族人韩雪莺便没有多大好感,反而与那有些同病相怜的韩宇有着几分亲近。

白衣男子瞥了一眼雪莺后,眸光再次一凝,问道,“你是,如何遇到她的?”

“这白衣男子,似乎对雪莺妹妹的身世颇为看重,难道不仅仅是因为她有着阴阳圣体?”韩宇眸光微凝略带好奇的向着韩子萱瞧去。

韩子枫等人亦是颇感疑惑,对于雪莺这小妮子的身世甚是好奇。

韩子萱轻抿着朱唇,瞥了一眼白衣男子,略微迟疑旋即,眸露追忆,说道,“当年,在一个雪花飘洒的冬季,我无意中在一处雪山中遇到躺在雪堆中,一个奄奄一息的修者,雪莺便是那人嘱咐于我,将其抚养成人。”

“那人,可有信物给你?”白衣男子略微沉思,说道。

韩子萱略露迟疑。

“其实,这雪莺长得颇象我一位故人,你不说,都已经可以确定其身份。”白衣男子摆了摆手,眼眸闪过一丝柔声,说道,“在你的右臂上,应该有个弯月形印记吧!”

“月形印记?”韩宇略带迷惑,好像这印记在哪里见过,却绝不是雪莺身上。

“你怎么知道?”韩雪莺满脸警惕的瞧着,白衣男子。

“但凡我邀月宫的人,皆有此印记!”白衣男子,笑了笑说道,“我名为柳逸尘,与你父亲是故交,你可呼我一声,柳叔叔。”

说完,柳逸尘手掌一拂,束缚韩雪莺的元气凭空消散。

“真的吗?”韩雪莺满脸狐疑,在她的右臂上确实有着一道月形印记,当初看上那件月牙吊坠,就是和它和自己的印记相似,才会爱不释手。

“恩。”

白衣男子柳逸尘略带着宠溺的抚摸着韩雪莺的后脑勺,眸光中有着追忆之色闪过。

“那我父母了?”韩雪莺眨动着眼眸,颇为期许的瞧了瞧,白衣男子和韩子萱。

“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柳逸尘有些哀伤的说道。

“这是为什么,他们为什么会不在人世了?”韩雪莺睫毛颤动,有些伤心的问道。

“因为你身怀阴阳圣体,遭人妒忌,你父母才被仇人偷袭,惨遭不幸,我得知此事时,你已被你父亲的一位门人安全护走,就此下落不明。”柳逸尘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当年我寻遍各国,却没有一丝音讯,不想此时却能寻得你,这是天意啊。”

此次,他不远万里来此,不仅是因为百花谷,心中略带着一丝期许,希望能够借机寻得故人之女。

听得柳逸尘的话语,韩宇等人眼眸中皆是闪烁着一丝复杂之色,难道这天赋异禀,都将引来杀身之祸吗?

“柳叔叔。我父母的仇,你报了吗?”韩雪莺眸中晶莹闪烁,抬望着柳逸尘说道。

“那仇人,并非庸人,想要报仇颇为困难。”柳逸尘皱眉道。

“难道雪莺妹妹父母的仇人,连前辈都无法奈何吗?”韩宇惊诧的说道。

“恩。”柳逸尘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呼!”

众人不由吸了口凉气,这柳逸尘在他们眼中已是通天强者,连他都无法奈何,那雪莺父母的仇人该是何等强大。

“难道,就任由他们逍遥在外吗?”韩雪莺黛眉一凝说道,眸中有着一丝仇怨弥漫。

“你放心,虽然柳叔叔,现在奈何不了他们,假以时日这仇定然能够得报的,你可是有着阴阳圣体,潜力无限,只要日后叔叔带你前去邀月宫好生修炼,定然有所成就。”柳逸尘说道,“而且,拥有阴阳圣体,便有机会进入雪域,届时得到了那些势力为后援,报仇指日可待。”

“雪域!”

听得这熟悉的两个字,韩子枫眼角一阵抽搐,激动的心情一时难以平复。

“雪域那是什么地方?”

韩雪莺听得有机会替生父母报仇,眸中略带这一丝期许说道。

“那地方,你日后自会知晓。”柳逸尘淡淡说了句,旋即,瞟向韩子萱说道,“承蒙,这些年你照顾了莺儿,有何要求尽管开口,只要柳某力所能及,定会应允。”

“你要带莺儿走?”韩子萱眸光流转,愣愣的说道。

“莺儿拥有着阴阳圣体,注定不会在此平淡生活,若是被其他人知晓此事,后患无穷。”柳逸尘说道,“况且,她还有这大仇未报,岂能滞留在此?”

“可是……!”韩子萱眸中雾气朦胧,这十五年来她视雪莺为己出,焉能舍得就此分离。

“我不要和娘亲分开。”韩雪莺见韩子萱那恋恋不舍的模样,眸中泪珠滚动,便是向着后者扑去,“娘亲,我不要和你分开。”

“恩,雪莺乖,娘亲不会和你分开的。”韩子萱紧紧的抱着雪莺说道。

瞧得,这母女二人这般模样,柳逸尘眉头微微一皱,不过便没有上前,吸了口气后,眼眸微闭站立于地。

韩宇暗暗沉思,这柳逸尘绝不会就此罢休,而且后者所言亦是有着几分道理,既然当年,雪莺的父母会因为其有着阴阳圣体,被仇人所害,此事若传与了出去后患无穷,这弱小的韩家不仅无法保护雪莺,更会因此惨遭灭族的灾难。

“柳前辈,若雪莺随你前去,你能否保其周全?”韩宇瞥了一眼柳逸尘说道。

“阴阳圣体,在邀月宫亦难得一见,宫中自会尽全力保护,不会在给旁人一丝机会,况且,柳某亦非当年的境界,想在我的护持下迫害莺儿,他们还没有这个能耐。”柳逸尘傲气凛然,颇为自信的说道。

韩宇等人略微沉思,便不再言语,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够左右。

稍许后,柳逸尘徒然开口说道,“好了,莺儿,别任性了,随柳叔叔前往邀月宫吧,邀月宫才是你应该前去的地方,只有那,你才能够将自是的潜力完全发挥,成为一代强者!”

“娘亲!”

韩雪莺泪如雨下,擦拭掉了脸颊上的泪水后,恋恋不舍的凝视着韩子萱。

“你去吧!”韩子萱咬了咬牙,虽然心中却早已经料到会有着这么一日,却依然恋恋不舍。

“娘亲,我,日后,一定会来看您的。”

两人一阵不舍后,韩雪莺轻松开握住母亲的手,泣声而退。

“只要你心里还记挂着,我这个娘亲便好,日后,可莫要在任性了,外面的人可不比家里。”韩子萱略带哽咽的说道。

“恩,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韩雪莺认真的点了点头。

见到,这两个女人这般不舍,柳逸尘亦有着一丝不忍,不过,有些事情早已注定根本无法逃避。

身为阴阳圣体的雪莺本就应该携带着满身光环成长,踏上那强者之路,这小小的大秦王朝焉能束缚住,池中之龙!

“这是两颗地灵丹,若是炼化,便可助真武巅峰的修者踏入半步奥义境,你们一人一颗吧。”柳逸尘淡淡的瞥了一眼,韩子萱和韩子枫,手掌一番,一瓶丹药凭空而现向着两人弹射而去。

“地灵丹!”

韩子枫眼瞳骤然紧缩,盯着那飘来的玉瓶,闪过一道火热,当年他便是凭借此等神丹一举跨入半步奥义。

陕西省宁陕县医院预约挂号
常州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西宁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运城妇科治疗费用
泰安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