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尊上 第974章 叛徒

发布时间:2019-09-12 12:20:48

尊上 第974章 叛徒

没有人相信眼前这位年纪轻轻,要修为没修为,要造化没造化,可谓要什么没什么,肉身又虚弱不堪的家伙就是传说中的赤霄君王。E小』ΩΔ说Ω.

风絮老爷子等赤霄人甚至连验证真假的兴趣都没有,本来他们还想弄清楚这人冒充赤霄君王突然出现在山河分舵的真实目的,只不过今天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待会儿明玉分舵还不知是什么情况,他们可不想浪费精力来处理此事。

“费奎,老夫不知你带着此人今日来我山河分舵的目的,现在也不想知道,念在佛老爷的面子上,老夫也不会追究你们冒充君王的事情,不过,老夫劝你适可而止,立即给我离开,莫要再参合我赤字头的事情。”

风絮老爷子既没有命人动手,也没有厉声驱赶,只是让他们自行离开,算是给足了费奎面子。

而费奎仿若没有听见一样,依旧躬着身,低着头,提着酒壶,老老实实站着。

“风絮啊,我是不是真的古天狼,你无需操心。”古清风瞧了风絮老爷子一眼,淡淡的说道:“现在明玉分舵的人好像已经来了,这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

明玉分舵的人来了?

闻言,大殿之上众人的神情皆是一震,紧接着外面便传来阵阵骚乱,很快,在外守护山门的黄长老神色匆忙的跑进大殿,汇报道:“老舵主,明玉分舵的人来了!”

话音落下,聚集在大殿里山河分舵的长老也有些坐不住了,神色间都变得肃然起来,也颇为紧张。

毕竟他们都知道今日明玉分舵绝对是来者不善,甚至可能会生打斗厮杀,更重要的是,明玉分舵高手如云,既有年轻气盛的造化天骄横行,也有杀人如麻的老赤霄人坐镇,背后还有周泰和以及将近五十个赤字头分舵百分之众。

与其比起来,山河分舵完全处于弱势,再加上黑佛老爷又不再烟罗国,在这种情况下,若说不害怕,不紧张那是假的。

“传令下去,没有老夫的命令,谁也不准轻举妄动。”

风絮老爷子端正而坐,表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他是如此,其余十多位老赤霄人也都不例外,他们都是从血海里一路趟出来的主儿,不知经历过多少厮杀,多少生死,当年面对仙朝,乃至九天降临的仙人都不曾畏惧,如今又怎会害怕一个小小的明玉分舵。

莫说山河分舵处于弱势,哪怕风絮老爷子等赤霄人面对千军万马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在赤霄人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畏惧二字。

“哈哈哈!师傅,近来可好。”

人未到,声先至。

应声出现的是一行二十余人,这些人身上的灵息皆是浑厚无比,周而复始,始而复周

,仿若源源不断一般,此等灵息,象征着地仙修为,而明玉分舵前来的这二十三人清一色竟然全部都是地仙修为。

看见这二十多位地仙,聚集在大殿里面的百余人本就有些紧张的他们一时间更加紧张起来,暂且不谈这些地仙的修为如何,就算只是刚刚成就地仙,地仙也是地仙,哪怕是在九年前借助天命降临大自然绽放异彩成就的地仙,其实力也不容小觑,至少,法相大尊根本不是地仙的对手。

这是境界之间的压制,除非你拥有强大的造化,能够突破境界压制,只是造化这玩意儿,可不是人人都拥有的。

更加令他们尴尬的是,山河分舵如果不算老赤霄人的话,地仙数量不过五六位而已,与明玉分舵相差甚远。

前来的二十多位地仙之中,为之人是一位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身着华丽的衣袍,负手缓步而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眼神之中也噙着玩味又不屑的笑意。

看见这中年男子的时候,大殿之内的众人无不愤怒,因为这人正是山河分舵的叛徒,也是风絮老爷子唯一的亲传弟子,展志明!

提起展志明,山河分舵的人没有谁不愤怒。

风絮老爷子一手将其拉扯大,视为己出,含辛茹苦数十载,教导修行,养大成人,更是将山河分舵传与他,可谓寄予厚望。

谁也不曾想到,这展志明非但没有报答老爷子的养育教导之恩,接管了山河分舵之后,肆意敛财不说,坑害弟子也不说,后来甚至差点偷走山河分舵的镇山之宝,蓝蕴之心。

当年,老爷子现其恶性,但还是心慈手软,放其一马,而这展志明,不知悔改,投靠明玉分舵,更是一直跟山河分舵作对,现在更甚,已经开始明目张胆对付山河分舵。

“叛徒!你还有脸来山河分舵!”

“狼心狗肺的东西!今日让你有来无回!”

山河分舵的长老一个个皆是怒不可遏,哪怕是那些个老赤霄人在见到展志明的时候,也气的满脸涨红,双目怒瞪,杀机疯狂闪烁,不过,他们都忍住了心头的怒火,谁也没有动手,知道今儿个的正主不是展志明,也清楚今日之事,事关重大,就算动手,也绝对不是现在。

“展志明,老夫与你早已断绝师徒情分,你不配也没有资格做老夫的徒弟!”

风絮老爷子在见到展志明之后,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怒意,更没有杀机闪现,尽管他极力掩饰,但一双眼眸之中,还是暴露出了他此刻内心的情绪,只是并非愤怒,而是一种痛苦,一种失望之极,也是一种绝望之际的痛苦。

没有人能够承受亲人的背叛。

这种痛楚,是寻常之人无法体会的,是那种比肝肠寸断还要痛的痛楚,宛如心的滴血一样!

但是。

风絮老爷子还是忍不住了,至少,表面什么也看不出来。

“呵呵……是吗?”

展志明嘴角那充满玩味的笑意,早已说明方才喊的那声师傅只不过是他的调侃,他笑了笑,笑声充满了不屑,也充满了鄙视,道:“的确如此,您老是谁啊,山河分舵的舵主,又是当年赤霄宗黑佛老爷座下金耀旗的旗主,鄙人怎有资格做您老的徒弟呢。”

治疗宝宝便秘的方法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小孩厌食不吃饭怎么办
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