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原血神座 第一百七十八章 谈判

发布时间:2019-10-11 21:02:00

原血神座 第一百七十八章 谈判

在和永夜流光敲定计划后,苏沉就要准备离开了。当然,在上路前,苏沉去了一趟永夜流光的国库。

既然永夜流光许了他好处,自然不要白不要。

那些普通的资源苏沉不放在眼里,但是对一些羽族传承下来的秘典经籍,以及部分珍稀材料,苏沉还是很感兴趣的。

可惜老东西也狡猾,真正的好东西藏着不会拿出来,比如万毒蟾蜍死后就留下不少好东西,但是在国库里根本没有。所以苏沉转了一圈后,最终也就是选中了一块羽皇石和一块黑狱魔金。

前者是羽族曾经的开国之主枯伤空刃留下的。虽然作为国主,他实际上并不算太合格,其政治头脑低下,性格更是自负自傲,但是其实力却可称羽族修行天才,是羽族最早的禁咒级奥术师,不仅如此,据说更达到过领悟法则的境地。

而羽皇石就是当年枯伤空刃领悟法则时所滞留的一块石头,上面遗留了他的法则感悟,有天赋者可以参悟。

不过一直到现在,也没见什么人能参透枯伤空刃留下的法则。

黑狱魔金是制造泰坦级傀儡的重要材料,虽然没有它也可以生产出仿制品,但肯定不会比原版更好。

取走这两样,再把金焰交给永夜流光,苏沉便踏上了回归的路程。

自己捅出来的麻烦自己解决,现在他要想办法平息这场战争了。

世事轮转,造化弄人,就连苏沉都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十二天后,苏沉来到大都。

诸宸寰已经在这里等他了。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诸宸寰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诸宸寰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毕竟出征一事是他挑起,现在却又要将其熄灭。即便是为了救诸仙瑶,诸宸寰心中亦感觉不是滋味。

苏沉到没太在意:“没办法,永夜流光的手段出乎了我的预料,这场对决,应该算是他赢了。不管怎么说,仙瑶是我的女人,我不会看着她死的。”

“这个理由可没法说服三位国主。国家大事,岂容儿女情长。”

苏沉便笑了:“我也没打算说服他们……那样的人物,本来就不是用来说服的。”

————————————

风屏宫。

李无衣看着下方的苏沉,苏沉就这么不卑不亢的站着。

“原来所谓的人族大贤,就是这么一个年轻小子,果然是天赋奇才啊!”

他说着目光突然又微微收缩了一下:“燃灵……你竟然已经燃灵了!无血冲击法,让你推演到了这一步吗?”

“是!”苏沉并不否认,直接点头:“陛下可想要?”

“你愿意给我?”

“我研究它,本来就不是为了保密。”

“代价呢?”

“您知道的。”

于是李无衣便呵呵笑了起来:“真有趣。苏沉,你当国家大事是什么?你当战争又是什么?由你想打就打,想停就停?”

苏沉摇头:“我从未视战争为儿戏,更不认为这是我可以随意决定或影响的。正因此,为了阻止此战,我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

“那这份代价可不够,除非你同意永世不将无血冲击燃灵法交给除我之外的第二人!”李无衣直接道。

无血冲击燃灵法虽然珍贵,但是象苏沉那么搞法,再珍贵的东西也会烂大街,变得不值钱。

如果苏沉真答应无血冲击燃灵法从此只给李无衣,那么为了此法停战也值得,只不过苏沉绝不会同意这点。

虽然他为了诸仙瑶向永夜流光低头,可不代表他忘记了自己的誓言与使命。无血冲击法是根本,是无论如何不可能限制在个别家族手中,成为他人坐大的利器的。

但适当的变通一下则可以。

苏沉道:“十年之内,只属于寥业。”

“绝无可能!”李无衣断然否决:“无血冲击法/功在千秋,你想用十年来换?太过可笑。”

苏沉叹气:“国主也知道,无血法利在人族,功在千秋,却想为一己之私而将其掌握在手中。”

李无衣反唇相讥:“你阻我出兵,不也是为了一己之私吗?”

“陛下说的是,确是如此。但别忘了寥业出兵的条件,是我创造的。”

“那你就当更加珍稀才对。”

苏沉咧嘴一笑:“偶尔我也可以奢侈一把。”

李无衣便没再说话。

话说到这步,其实彼此的意思都已经很明白。

苏沉已经摸清了李无衣的态度,对李无衣来说,放弃出征不是不可以,关键在于他肯付出多少代价。

而李无衣也明白了苏沉的态度,知道在这件事中苏沉的决心有多大。

双方都明白这点后,竟然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是为彼此的务实。

李无衣已道:“天色已不早,苏先生远来是客,不如就在此处一起用膳吧。咱们席上边吃边谈。”

“好!”苏沉也不客气的答应。

酒席很快就摆上,除了李无衣和苏沉,还有诸宸寰王穰等几位寥业大员陪坐。

不过显然,李无衣的眼中只有苏沉。

苏沉就坐在他身边,两人共坐一桌。

“来,来,来,苏先生,这是四月份的映河飞鲈,正是肉质肥美之时,还请苏先生品尝。”李无衣相当好客,亲自为苏沉夹鱼。

苏沉将鱼片放入口中,细细品尝了一下,点头赞叹:“果然鲜美,入口即化。除了无血法,不知陛下还有什么感兴趣的?”

李无衣继续给苏沉夹菜:“上品妖兽金眼云鹰翅,取两岁小雏鹰的翅尖制成,只此一盆就需五只雏鹰方得完成……那就要看苏先生有什么了。”

苏沉老实不客气的啃着鹰翅膀:“王家饮食就是讲究啊,这小鹰翅果然鲜嫩……其实陛下有没有想过,我既然可以创造无血法门,为什么就不能创造血脉增强的法门呢?”

李无衣眼神一眯:“赤毒天蜈,置入罐中,以小火焖上三天方得煮透。此物有奇毒,却因毒而美味无边,故制作时不可去其毒,否则反为不美。不可多食,小尝即可……苏先生可曾有过成功经历?”

苏沉开始吃毒蜈蚣:“仙瑶的媚功,就是我增强的。”

李无衣没再劝菜,而是陷入了难得的沉默中。

苏沉说得没错,无血法到了李无衣手中,其实也未必能发挥什么大用,反到是增强血脉的力量,更有意义。

虽然人类中很多贵族对于苏沉开创无血修炼法门深为不满,但事实是血脉之路并不会因此断绝。

只不过以前血脉之路是人族提升的根本,不但增强实力,更辅助修炼。而现在,层次修炼是不需要修炼了,但是拥有血脉依然可以获得比没有血脉更强的战斗力。

所以就算苏沉的无血法推广开来,血脉不再是核心根基,其辅助增强的价值依然不会减。

只不过对大贵族们而言,彼此实力差距的拉近,都是他们不愿意的。

李无衣却没有这想法。

这有很多原因。一方面就是因为刚才说的,无血法不能完全替代血脉,而且荒兽血脉不是那么好超越的,就算苏沉普及了无血法,荒兽血脉的神圣地位也很难被撼动。二来是他身为国主,很多时候要从族群角度考虑,不再仅限于家族思维。

所以他对无血法的垄断需求没那么大。

如果苏沉愿意并能够提升李家荒兽血脉的力量,这到是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事。

“你有把握?”

“两年,两年之内不成,你就发兵。两年时间,羽族恢复不了元气。”苏沉回答。

“提升到什么程度?”

“这个不好说,但我研究过一点李家血脉,我有自信,可以让提升后的李家血脉,再和其他各大王族正面对决时不输。”

七大荒兽血脉,李家的血脉是正面战斗力最弱的。

如果苏沉能做到让李家在正面对决不输其他各家王族,那已经是最大的进步了。

李无衣想了想,回答:“一年。”

苏沉眉头微皱:“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年的时间,有些短了。”

李无衣意味深长道:“你以为我下令停止出兵,就容易吗?苏先生,要知道朝令夕改可是为治国大忌啊。”

这到是,国家大事,最忌讳的就是今天下这个命令,明天下那个命令。

虽然说强人政治,随意性要大上许多,但象这样随时改变的命令,依然是很容易惹人诟病的。

如果不是苏沉给出的好处足够大,李无衣也不愿意。

对于李无衣的为难,苏沉笑道:“这个简单。百官情愿,和平为名,国主陛下从善如流,不就行了?”

国主随意改变政策自然不行,如果是百官陈情,自然就是又一码事。

所以说政治就是个婊子,随你怎么浓妆艳抹,都可以将其打扮成自己需要的模样。

李无衣对此冷笑:“苏先生还真是大才,我寥业百官,竟是由你指挥了。”

苏沉笑道:“自然还需陛下赏脸

。”

李无衣便沉默了。

他低头想了一会儿,说:“你曾研究过我李家血脉?”

苏沉心中猛地一跳。

李无衣已道:“李道鸿……是你杀的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更新最快址:m.

白山白癜风医院
酒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苏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白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酒泉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