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有妖气客栈 第五十七章 三脚朝天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1:59

有妖气客栈 第五十七章 三脚朝天

“你们刚才在吃什么?”来人坐在龟背上问,“馋的这畜生不等滑翔就迫降了。”

“迫降!”余生惊讶,你当开飞机呢。

“迫不及待的降落。”来人不解的看着余生,心说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不等余生回答,更让人讶异的事情发生了,“别栽赃给老子,明明是你嘴馋了。”来人座下的三足龟怒道。

众人齐齐后退一步,这三足龟是真成妖了。

“这畜生刚捉的,刚捉的。”来人一阵尴尬,又拍龟的头,“龟孙子,老子又没让你迫降。”

三足龟不能还手,有些怂了,“我闻到了老祖宗气息,所以着急了点儿。”

“老祖宗?”来人停下来看着余生,“客栈有一头三足龟?”

余生摇摇头,他在客栈生活十几载,一根龟毛都没见过。

“肯定有。”三足龟昂着头向客栈看,吓的众人又齐齐后退一步把门让开。

这是一头会说话的大妖怪,众人可不敢招惹。

“进去找找。”来人从龟背上滑落,他身上由丝绸做成的白长衣也顺滑在地上。

借着微弱的光芒看,来人容貌英俊,一袭华袍摇曳在地上,扇子徐徐摇着,当真潇洒至极。

他刚走一步,三足龟也跟着走了一步,正好踩在臀后拖在地上的长袍上。

长袍质地甚好,不曾撕裂,只是把来人又拉了回去。

来人好不容易站稳身子,回头怒拍三足龟的头

有妖气客栈  第五十七章 三脚朝天

,“看着点路,看着点路。”

三足龟骂道:“你个孙子显摆,一拖五尺长,怪老子不看路?”

来人只觉这些年攒下的面子都在今天丢尽了,狠狠教训道:“你还敢顶嘴,看我不打你。”

“有老祖宗在,小心它咬你个龟孙子。”三足龟低头躲闪时怒道。

来人立刻住手了,他摸了摸三足龟的头,和蔼道:“请老祖宗做什么,小辈的事儿要小辈解决。”

安抚好三足龟后,来人转身拖着长长下摆进了客栈。

只是他刚左右四顾就被余生拦住了,“拦住你的三足龟,快把我门撞塌咯。”

三足龟较之磨盘还大一圈的身子当然挤不进来了,偏它还不信邪的死命往进挤。

“笨死了,你不能站起来,竖着进。”来人扇子一合骂道。

“若一不小心四脚朝天怎么办,再被你困上十年?”三足龟对他怒目而视,“老子才不会再上你的当。”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来人不屑,“再说,老子什么时候让你四脚朝天了?”

不等三足龟辩驳,“你他娘的就三条腿。”

三足龟说话时还在尝试挤进来。余生算听明白了,这俩人一个德行,等他们辩清楚,客栈门早塌了。

他上前一步,指着方向,“后院,后院门儿大。”

三足龟这才不情愿的向后门绕过去,来人趁机讥讽道:“活该,让你不学变幻人形。”

三足龟鄙视他一眼,身子消失在夜色中后才缓缓道,“你的衣服脏了。”

“什么?”来人一怔后醒悟过来,回身一看,见拖曳在地上的白色华衣已满是灰尘。

“不能早点说。”来人埋怨,心疼的提起衣服,嘀咕道:“明日靠它撑门面呢,居然这时候掉链子。”

这时,三足龟的头从后门探进来,“奇怪,刚才还有老祖宗气息的,现在怎么没了?”

来人一喜,“编,接着编,刚才就是你嘴馋。”

三足龟不理他,又把头缩回去,去后院寻找了。

余生上前招呼,“客官,你看你是……”

来人摆摆手,“什么客官不客官呢,不要这么见外,你叫我小姨父就好了。”

“什,什么?”余生有些不知所以然,他举目无亲的,咋突然冒出个小姨父来。

“臭不要脸。”后院的三足龟骂道。

来人不理他,对余生和蔼道:“就这么叫。”

余生觉着不对,也不再称呼他了,直接问:“你看吃点什么?”

“就刚才你们吃的,再来一坛酒。”来人说。

余生答应一句,转回后厨去了。

来人四处张望,道:“有二三十年了,客栈居然一点儿没变。”

众人只是看着他,不敢搭茬。来人也没和众人闲聊的兴致,目光变的柔和些,似乎在想往事。

“什么东西!”约半柱香后,三足龟如洪钟之声从后院传来,将静谧打破了。

来人一惊,能让三足龟惊讶的东西不多了。

他深怕三足龟有不测,站起来刚走两步,又听三足龟心有余悸道:“我的娘咧,这狗真够丑的,吓老子一跳。”

来人好奇,“再丑能丑过并肩城的半体人?”

三足龟从后面探进头来,“不一样,半体人是畸形的丑,这只狗是巧夺天工的丑。”

并肩城,传说中被诅咒的城池。

这座城池的城民只有常人一半身子,即只有一条胳膊,一条腿,一只眼睛,一张嘴。

扬州城城主曾游历过这座城池,但不同于这一龟一人“丑”的评价,而是对整座城拥有很高的赞誉。

因为比肩城的城民知道自己是残缺的,所以更为团结,无论什么困难都并肩而上。

他们的爱情也是如此,正如并肩城上的比翼鸟,唯有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他们才会完整。

……

半响之后,见来人并无恶意,镇子上的百姓才各自散去。

他们在出去时,里正小声问石大爷,“小鱼儿他娘朋友里有这么大本事的人?”

“没见过。”石大爷肯定的点点头。

“我也没见过。”里正说,“倒是小鱼儿那姨母还有点儿印象。”

“自小鱼儿他娘死后就没来过了。”石大爷说。

“又不是亲姊妹,人一死,茶就凉。”里正摇摇头,俩人分别各自回家了。

余生很快将麻婆豆腐炒出来,端给来人一份,剩下一份是他们几个人的晚饭。

来人上下打量麻婆豆腐,惊叹道:“豆腐还有这做法?”

他用筷子小心尝了一口,“做豆腐的水,豆子差很多,不过能将食材本味发挥到极致,已经很难得了。”

来人向余生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师雨的儿子。”

余生对他娘挺好奇的,“你认识我娘?”

“认识,当然认识了。”来人优雅的用饭,慢条斯理的说,“对了,这道菜叫什么?”

“麻婆豆腐。”

“咦,你娘脸上原来有麻子啊。”来人说。

认识你妹啊。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效果如何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治疗效果如何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要多少钱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手术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