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灵神传说 第七章 师兄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7:31

灵神传说 第七章 师兄

这些天,定安城格外热闹,因为是秋家学堂开学的日子

灵神传说  第七章 师兄

。秋家尽管崛起的较晚,却也近千年的历史,垂髫之年的小屁孩有不少,因为关系和血缘的不同渐渐有了分家和宗家的区别,而且的庞大人口基数导致血脉混肴,为了稳固势力和秋家和流州的关系,只要愿意改姓普通人家孩子也可以进入学堂的。

秋家学堂很大,里面从七岁到十八岁都有,其占地方圆百里,而且有各种设施楼,说是简易的宗门也不为过。

秋家学堂门口,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小明枫跟在秋道棱和邱棠雪身边,好奇的看着秋家筛选着报名的人,问道:“我不是报名吗,怎么不是去那。”

“呵呵,你当然不是去那,你老子早就给你找了老师,老实说知道是他的时候我也咋了一跳呢?”

“谁?”邱棠雪问道,小明枫也看着他。

“孟非!”

“孟非是谁啊。”小明枫问道。

“孟非是化生圆满修士,因为感觉突破无望便四处游历,在游历期间收了几名弟子,那几个后来都成了化生境的大修士,化生境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入。要知道通灵境大能一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目前已知的双手数得过来,化生境自然是代表了一方霸主。”邱棠雪说道,眼中流露出憧憬。

“那我爹什么境界啊。”小明枫问道,邱棠雪也将视线投过来,这个问题她也想知道。

“你知道这个干嘛。”秋道棱随口回道。小明枫两人一脸失望。

在旁边人羡慕的眼神中,小明枫跟着“爹娘”走过一座座楼,在一座院子前停下,秋道棱对着守门童子一拱手,道:“劳烦通告一下,就说秋明枫前来拜师。”

“稍等。”守门童子应了句转身通告去了。不一会,童子回来了,说道:“先生请三位进去。”

“有劳。”秋道棱又一拱手带着两人迈了进去。

院子里三间竹屋,对称分布。门口就看到一个身着青衣的老者背对着他们,其身影就像松一样笔直。背后还能看到他被风动的长胡子。尽管已然老迈,在他身上却看不到一丝老态。而屋子里老者身后有一个少年,七八岁的样,面容严肃,微屈着腰。

“你就是秋明枫?”声音从老者那里传来。

“是的,你就是那个很厉害的人,我的老师吗?”

“哈哈,如果你没别的老师那我就是了,”老者听了小明枫的话笑出声,转过身,道,“复盛,从今天起他就是你师弟了。来,小明枫,这是你师兄,李复盛。”

“秋明枫见过师傅,见过师兄。”小明枫拱手弯腰一拜,眼睛偷偷的瞅着自己的那个师兄。

“孟先生,我二人就先告辞了,犬子就拜托了。”

孟非撸了撸胡须,满脸笑容的回了句:“嗯。”

秋道棱走后,孟非道:“你师兄弟二人先熟悉熟悉,修气是修行之初,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没什么好教的,为师在此地还有些朋友,先去拜访。”说完就走了。

孟非走后,小明枫就走到自己师兄面前,打量着他,问道:“师兄,你哪里人啊。”

李复盛没有理他,道:“跟我来,我带你去住的地方。”说着就出门去了。小明枫碰了个没趣,闷闷的。

他们住的就是左边那间竹屋,进去一看,就是一间房间里面放两张床,小明枫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就这样?我们去哪洗澡,去哪吃饭?”

李复盛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学堂有公共的浴房、食堂。”

小明枫自知丢人,脸一红。

而李复盛说完就盘坐在一张床上开始吐纳,小明枫看了也有样学样的盘坐吐纳,只是不时的偷看师兄。

良久,小明枫终于憋不住了,问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师兄,你怎么绷着个脸,是不是有病啊。有病就要医的。”

李复盛睁开眼,狠狠的瞪了小明枫一眼,深呼吸几个又闭目吐纳了。

“师兄,说话啊。”

“师兄,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师兄,你不回答我,我就烦你。”

“师兄,……”

李复盛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对着小明枫吼到:“够了,我来这里是修行的,不是来陪你过家家的,没有多余的时间在你身上浪费。”

“此言差矣。”门外悠悠传来声音,师兄弟二人往门外看去,顿时一惊,忙行礼道:“师傅。”

孟非摆摆手:“行了,这等拘礼不过是自身的束缚,小明枫啊,你这拜的也不自在吧。”

小明枫尴尬一笑,孟非继续说到:“修行是什么?修气,修身,修神。复盛你如此执着,不管他事,迟早后悔啊。”

“师傅教训的是。”李复盛回到,孟非见其脸上未有悔意,摇了摇头道:“你也别嫌我烦,欲速则不达的话你应该知道,可是你依旧执着于此,不过是因为你怀有侥幸,想着多修炼一化就强一分。然而,你扪心自问是否得上苍眷顾,若无,你又怎敢赌这侥幸。”说完就走了。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话已至此,听不听就看他自己了。

原地,李复盛脸色苍白,师傅的话直戳中心,将他的遮羞布掀了。小明枫见他脸色苍白也没去烦他,上床修炼去了。

当秋道棱两人回到家时,发现院子多了个女人,秋道棱心中哀嚎:“天哪,我家都要变驿站了,这些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是这么想,但他还是走上前恭敬的拱手问道:“不是仙子驾临寒舍有何贵干?”

那个女人一身zǐ色宫装,长长的裙摆垂在地上却不染尘埃,头上交叉叉着两根凤凰状的发簪,发簪两头挂着纱巾,从后面可以知道这女人遮挡了面容。转过身,那个女人看着秋道棱,似笑非笑的道:“你们就是秋明枫的父母。”

问的秋道棱和邱棠雪面面相觑,秋道棱只得硬着头皮回道是。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治疗费用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有医保吗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看病贵吗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医保卡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费用高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