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水困江夏

发布时间:2019-08-15 09:29:14

因为前几天的这场强降雨,家乡的灾区一直让安虹揪心,好在家人没事,但总放心不下的她还是决定回家看看。

走在路上,江夏的朋友打来电话提醒,现在唯一能进江夏城区的道路只有走高速至江夏出口,再折返回来进入城区。出口位于城区纸坊的南部林港街道地界,要多走一些路程。

能回家就好,多走就多走吧,但让安虹没想到的是,这一绕行却走了近4个小时。先是武汉南三环至沪渝高速路西入口之间因积水而导致堵车花去了2个多小时,折返奔东入口时因道路封闭再次绕行另一入口,最后到家又花了差不多2小时。

安虹感叹,这一次,回家真难。 这个时间相当于坐高铁从武汉到郑州的一个来回了。

安虹回忆,小时候,经常往返于江夏与武汉的是李纸公路,但这条路现在却因南湖区域的严重积水而中断数日。除了李纸公路,107国道部分路段也被积水阻断,江夏大道、文化大道等几条通往武汉城区中心的道路也不例外,均无法通行。

安虹没想到,暴雨过后的第三天内涝依然严重,回家之路这么艰难。

实际上,这场连续降雨始于6月 0日20时,此后几天暴雨一波又一波地袭击了武汉。据武汉市气象部门统计,7月5日强降雨是自6月 0日20时以来,在整整一周降雨时间里的又一次剧烈叠加。至6日10时,7天里武汉共遭遇了560.5毫米降雨,是有气象记录以来持续降水量最大的一周。其中,监测武汉南部的江夏站,雨量7 .7毫米,在武汉市5个国家基本气象站中最高。

江夏成为降雨量最大的区域,纸坊城区内涝严重,汤逊湖、鲁湖等湖泊全线告急。

内涝之灾

那雨,像是从天上倒下来的水一样,瞬间把眼前的低洼处、马路淹没。车辆都漂在了水中 安虹听到家里的朋友向她形容雨势大到什么程度的那一刻,心都悬到嗓子眼上。

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头挥之不去,特别是接通不了父母的电话的时候,她急切地想回家去。最后,尽管得知父母安然无恙,但她还是决定在暴雨侵袭后的第一个周末回江夏老家看看。

江夏区隶属于湖北省武汉市,东因梁子湖与鄂州、大冶一衣带水,南与咸宁毗邻,西与武汉经济开发区隔江相望,北与汤逊湖、东湖高新区融为一体。过去,江夏区名为武昌县,是武汉市的南大门,素有 楚天首县 之美誉。1995年,经国务院批准,撤县设区,现为武汉市新型城区。

 江夏也是历史文化名城,名人辈出。如,三次经略辽东的明朝兵部尚书熊廷弼,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谭派创始人谭鑫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的早期领导人之一、新四军的创建人和主要领导人之一项英等。

新型城区的发展可谓日新月异,特别是从江夏城区至东湖高新区这一大片区域,因其特殊的区位优势,使这里高楼林立,大学城、住宅小区,以及各大企业均陆续在这里安营扎寨。

一天比一天密集的楼盘建设和快速的经济发展,使这里成为江夏区炙手可热的地块。江夏大道、文化大道以此片地域为纽带,将武汉中心城区与江夏中心城区紧密地串联在一起。

 而在这场强降雨中,却让这里成为纸坊城区内涝最为严重的地方,紧邻文化大道的谭鑫培公园同时沦陷为一片泽国。

这场城市内涝,比想象中要严重,江夏百年不遇。 在电视中看到家乡下雨的情景,安虹回忆并告诉记者说, 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就像每次回来,都能头一次见一批批叫不上名字的高楼大厦和新命名的道路一样,让自己诚惶诚恐。

安虹回忆,位于江夏区政府以北、文化大道及其西边这片区域原来是一片鱼塘和沼泽地,但如今大部分没了。 对雨水有消纳功能的沼泽地和池塘变成了水泥地面和林立的楼盘,在地下水道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渍水只能流在水泥地上,形成内涝。

在文化大道以东与江夏大道及其周边这片区域,北以汤逊湖为界,过去曾经有一大片为花卉苗木基地,如今花卉苗木基地的空间被挤压,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高科技产业园区的入驻。

但这里分布的水域没有被破坏,之所以这里被淹,是因为汤逊湖的水位高过了这片区域,使渍水难以排出。 江夏区政协工作人员齐煜告诉记者, 这场雨来得太猛,时间延续太长,南湖、汤逊湖是同一水系,通过青菱河和巡司河排入长江,而这场暴雨造成的现状使南湖的水不仅排不出去,还需要汤逊湖来分担排水分洪的功能,从而导致汤逊湖的水位下不去,连锁反应就是,这片地域的水没地方可排,从而形成了内涝,将道路阻断。

当地媒体报道,东边,从7月1日本轮强降雨开始,江夏大道庙山段就淹没在湖水中,小型客车基本无法通行。藏龙岛周边湖水上岸,导致通往江夏城区的金龙大道受阻。西边,李纸公路在金龙大街附近渍水较深不能通行。107国道在白沙洲、黄家湖一带渍水较深,也无法通行。水务专家称,汤逊湖泵站15台机组正全力抽排。由于汤逊湖与南湖、野芷湖、黄家湖、青菱湖等连在一起,共用同一个电排站入江,造成湖水抽排时的 拥堵现象 。目前长江水位较高,抽排风险加大,湖水回落还需要时间。尽管已打通多个向长江排洪渠口,但随着新一轮降雨的到来,排涝形势仍不乐观。

形成内涝,还与沿线的地铁工程施工有关。地铁工程纸坊段在文化大道马路中间拉开了一条口子,在这条口子的四周围起了高高的工程墙。加之马路两边较高的水泥地面,暴雨来袭,地下水道处于饱和之时,积水就会漫灌到地面,这时的地面就形成了一条像河流的沟壑。平面的沟壑盛满了雨水,在没处流淌的情况下,就形成了内涝,随着雨下得越来越猛,街面就成了河面,整个纸坊城区基本就成了泽国。这样的内涝,在江夏区客运站东侧路口一带尤为严重。

街上的水看着看着就到了膝盖 像安虹这样身在异乡的家乡人都惊叹 长这么大,头一次见 ,而身处其中的江夏人,如今回想起来仍一次次地揪心和后怕。

痛苦 救市

这场强降雨考验着武汉、也考验着每一个江夏人。

这是江夏有记录以来最大的一次降雨过程,也是江夏城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内涝:强降水持续时间最长,雨量最大,降雨最集中,城区受渍最严重,农村低洼地区严重受灾。 江夏区宣传部在 新江夏 微信公众号上介绍,并第一时间向市民发布汛情。

根据江夏区防汛指挥部要求,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各级防汛责任人全部到岗到位。全区各相关部门、各街道办事处、各村和社区全体干部放弃休息,分赴抗洪抢险一线。江夏区防指政委、区委书记陈邂馨,区防指指挥长、区长王清华等赶赴各严重渍水点和重要堤段、水库,现场指导抗灾,建设、公安、城管、水务等部门有不少干部职工通宵值守一线,参与抢险、转移被困群众。

如,7月2日4时许,纸坊街派出所民警韦定峰接到齐心花园小区物业报警:60岁爹爹胡宜培被困在一楼,他因车祸被撞成植物人。韦定峰蹚着齐胸深的洪水摸黑前往查看,发现老人躺的床已漂了起来,水还在上涨。韦定峰与辅警罗绪伟撞开房门,与物业人员一起用床单将老人包裹好,举着抬出室外。天亮后,江夏东湖里居民发现,一楼的通道已淹入水中,纷纷报警求助。纸坊街民警及巡防大队队员一起涉水背人。武警消防大队及森林武警紧急调来冲锋舟,中午时分将受困居民全部安全转移。城区民房渍水严重,纸坊中队和社区办还出动65名队员及40名环卫人员,针对本次受灾最严重的西岗街、文化路沿线、花山社区、马山社区东湖里沿线进行抢险,解救了10余位行动不便的老年人。

这场暴雨中,江夏公安、消防、城管、水务、纸坊街道办事处等派出人员2000多人,排除隐患2 0余处,出动车辆70多台,投入简易皮筏艇20多个,解救被困群众400多人,安全转移和疏散1 00多人。江夏区城管委巡查窨井盖1.7万个,抢修200余个损毁井盖,共出动环卫垃圾车40余辆,环卫清洁车 9辆,环卫工人400余人,共清理各类垃圾60余车。

7月 日晚11时,江夏区指挥部经与武汉市防汛专家会商,并报市防汛指挥部,决定于7月 日晚11时启动纸坊港泄洪措施,通过自然泄洪的方式将城区来水和汤逊湖洪水排入邻近约1000亩的大桥湖。

 纸坊港是江夏城区的排水港,城区污水经处理后和雨水在此交汇,沿1.7公里长的港道排入汤逊湖,其承接了江夏城区近40万人的生活污水和近20平方公里雨水的排放功能。由于堤坝功能仅为排水之用,因此不承担防洪功能。

 泄洪,让江夏纸坊城区暂时缓解了洪涝的压力。随着7月5日-6日的第二轮强降雨,7月6日21时55分,江夏区纸坊港北段发生溃口。记者获悉,这次溃口,符合7月 日该区指挥部作出的第二号预案,所以没对溃口做任何处理。

7月9日,记者在溃口现场看到,溃口处与腾讯大道之间,堤身出现明显的纵向裂缝和洗堤现象。 当时对这一险情没有做出处理,因为下游的大桥湖正好分担了汤逊湖的压力,让江夏城区的渍水能尽快排出。 齐煜在现场告诉记者。据介绍,因为那几天纸坊一直下雨,城区来水不断汇聚纸坊港,水流仍然很大。大部分的上游来水汇入汤逊湖。如果下部出现大面积的溃口,则会形成汤逊湖的洪水反流,注入大桥湖,从理论上来说,也会为汤逊湖腾出80万立方米的库容,从而减轻汤逊湖的洪水压力。 这次溃口没有对江夏城区造成任何安全威胁,反之,因汤逊湖和大桥湖水位持平后,彻底消除了汤逊湖与大桥湖之间水位的高落差对腾讯大道的不利影响。

鲁湖战役

江夏除了解决城区内涝问题,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防范湖泊堤坝的溃口,保证湖泊下游的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

据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截至7月9日8时,湖北省内五大湖泊水位超保证或接近保证,其中斧头湖上涨0.05米,达到2 .94米,平保证水位;梁子湖水位达到了21.48米,超保证水位0.12米。

斧头湖、梁子湖均有堤坝位于江夏境内,压力可见一斑。目前,斧头湖法泗闸全部打开,同时安排5984人上堤垸防守。另外,江夏还有 2.6公里长的长江大堤。目前长江水位达28.70米,超警戒水位0.5米,随着近日上游城市的降雨,长江干堤防汛不容乐观。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有600余名工作人员值守在干堤上。

而最让江夏人忧心忡忡的,除了上述湖泊和干堤,还有江夏境内最大的湖泊 鲁湖。

鲁湖东、南、西三面分布着金口、法泗、金水三个街道办事处的4 个村和1个社区,面积近百平方公里,为长江冲积小平原,人口约4万。其中,东片和南片为花莲湖湖区,湖区有法泗街的7个村,户籍人口6000多人,现为农田、精养鱼池和湘莲;而南面最早与花莲湖是一个整体,因20世纪60年代围湖造田形成西湾,西湾堤南部分布着三个街道 6个村和一个社区,人口 万多人,西南面为武嘉公路和正在修建中的武深高速。鲁湖湖区是全市重要的优质稻、水产、湘莲和蔬菜基地。鲁湖面积为40.2平方公里,年平均水位为21米,平均库容1.09亿立方米,为江夏区最大的内湖,距长江仅7公里。

这次强降雨,致使鲁湖的水位急剧上升,目前相当于有2个东湖的水量,悬在下游100平方公里4万多居民的头顶。记者了解到,鲁湖大堤有2470米为新修水泥堤坝,有较强高水位承载能力,但鲁湖大堤黑嘴段位于鲁湖东面,全长 500米,为土质堤坝,从未经历过如此大的洪水考验。

据江夏区防汛指挥部负责人介绍,7月4日起,鲁湖水位快速上涨至22.68米,与毗邻的花莲湖落差超6米,对鲁湖大堤安全造成重大考验。周边东港、西港、农科院、桂山、八塘、新墩6个村1 00多户居民受到严重威胁。

同日,江夏区防汛指挥部发出命令,按照鲁湖防洪预案的第一套方案,启动鲁湖大堤保卫战,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死保死守鲁湖大堤。58岁的江夏区政协主席张敏临危受命,担任鲁湖大堤防汛指挥长,在确保 2.6公里长江干堤巡堤查险的同时,江夏区防汛指挥部每天早晚两次调度湖泊防汛工作,相关部门和附近街道抽调物资、人力、机械、车辆支援鲁湖抢险。

当晚,江夏区委书记陈邂馨等区领导,开完防汛调度会后,连夜奔赴法泗鲁湖大堤,现场指挥抢险工作。 要不惜一切代价,死守死保花莲湖大堤,保障沿线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陈邂馨说。

鲁湖面积大,险情不断,是江夏防汛的重中之重,当地街道抽调各村青壮年劳动力轮流坚守大堤,24小时轮班巡堤。陈邂馨书记带头夜巡大堤,张敏主席日夜值守,指挥抢险。 齐煜告诉记者。

6日晚,指挥部下令安山街、建设局、交通局迅速提供4.5万个沙袋,连夜灌装送到抢险现场,再通过小型农用车转运。根据防洪预案要求,江夏区防汛指挥部决定紧急启动鲁湖防洪第二套预案,实施战略大转移,连夜将下游的桂山、东港、西港、八塘、法泗、新墩、农科等7个村的2819名群众进行转移安置。目前,这些群众全部转移到当地和附近的安山、山坡街道的7所学校妥善安置。

7月6日凌晨调集了200台客车,我们派出了90辆,参与鲁湖的群众转移行动。 江夏区客运公司的王东伟告诉记者: 转移的群众得到了政府很好的照顾。

记者了解到,为安置受灾群众,江夏区民政局已经划拨物资,为每位受灾群众提供一床棉被。江夏区教育局专款专用,为每人提供免费的牙膏、牙刷和杯子。每人每天生活标准45元。

截至7月1 日9点 0分左右,江夏鲁湖黑咀险段水位超保证水位1米,鲁湖大堤处于危急关头。江夏区在完成大堤下游上述几个村的群众转移之后,紧急抢修西湾堤,构筑第二道生命防线。

 西湾堤位于鲁湖以西,修筑于1965年,其间,曾于198 年接受过一次洪水的考验。后来,西湾堤与花莲湖大堤连接部分堤段经过标准化修整,但有1200米延长线因一直未曾遭遇过洪水,造成年久失修,其中形成一段250米长的自然豁口。

西湾堤延长线目前平均高度为22米,堤面宽度 米至4.5米,需要加宽堤面至6.5米,高程加至2 .5米的标准高度,达到双向通车能力;同时抬高250米长的豁口至标准高度。预计整个工程土方量为18万立方米。西湾堤修整完成后,万一鲁湖大堤失守,西湾堤可以作为最后的防线,保证近百平方公里沃野的安全。

7月11日,江夏区防汛指挥部再次召开紧急会议,专题研究部署鲁湖防汛工作,并研究筹划第三道防线。江夏区防指指示,要科学研判,综合施策,想方设法为鲁湖大堤减压,为迎战新一轮降雨腾出库容。

 7月12日,从江夏纸坊城区通往武汉中心城区的文化大道终于全线通车,杜虹返程的路没有绕高速。 这是件高兴的事儿,期待汛期早点过去,让灾区父老乡亲重返家园,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 已经返回郑州的杜虹在微信中对记者说。

 随着鲁湖水位的攀升,江夏区决定三门湖分洪。7月14日17时20分,江夏三门湖中心闸面板开启,维持十多天高水位运行的鲁湖水翻涌而出

 记者获悉,此处分洪后,永久维持现状,实现退渔还湖。

血管瘤的诊断项目有哪些?这些必须要了解
如何治疗儿童多动症可以试试这样做
王克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