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夜火阑珊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4:49
午夜彷徨,多少灵魂游离在幸福背对的地方?夜火阑珊,踉跄的脚步能否换回曾经的笑颜?——题记


谢玄一猛踩油门,把车速提高到极限。任车风驰电掣地飞窜在外环路上,路慢慢地变得越来越暗,像被人无形间拉上一层帷幕。目光所能触及的界面渐渐地变得有些朦胧模糊不清。他打开前后车灯,任由刺眼的光芒把周围的一切粉饰的妖娆起来。他试着调试车内交通频道的频率,把频道定格在刺耳嘈杂的DJ音乐上,音乐播放的内容是什么?其实,他根本不想知道,只是,他需要这些声音来干扰自己内心那些难以言及的寂寞和荒凉。
为什么这样?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自己无地可去,就像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犬,根本不明晓凄凉凉的夜晚该在何处落脚?白天还好说,可以在公司忙上一天,可一旦进入夜晚的帷幕,他却不知道该把自己安放在何处?酒吧、歌厅、桑拿房……他曾经游混过一段时日,可是那种灯红酒绿的地方,更是让他感觉到孤独,就像波涛汹涌的大海里孤零零地漂泊着的一条破桅船,除了苍凉,他想不出更好的词语来形容当时自己的心情。有时,喧闹处的寂寞优胜一个人的孤单。于是他又选择了驾车飞驰在无人的路上,越偏远越好,越寂静越窜,一圈一圈,无休无止,那种毫无目标的游荡稍稍会让他的内心有了踏实的感觉,这个世上本就是一个人的放逐,光明和黑暗、飞驰与缓慢就像人生过程的沉沉浮浮,存在的是现实,选择的却是自己的勇气和坚持。
这是一条远离市区的柏油马路,由于平时的车辆较少,因而两旁的路灯十之八九已失去了功效。谢玄一再次提高了音乐频率的分贝,尖叫的声响充斥在整个车厢,车依然飞梭在无人的黝黑世界,就像莫名间钻进了无人的时光隧道,不知何时是终点?更不知何处可落脚?所呈现的只是时光的飞梭和开车人的无奈。


不知行驶了多久?谢玄一有了些疲倦,把车泊在了一片黑黝黝的庄稼地面前,无法看清地面上种了些什么?可是他喜欢那种灰蒙蒙的感觉,于是熄掉了所有的车灯,把自己涌入到黑沉沉的夜幕中,顺手摇落了右手旁的那扇厚重的窗玻璃,映现在眼前的是远处闪闪烁烁的万盏相似的居民灯火,也许那是一排庞大的居民楼,因为放射出来的光柔和、静美、朴实、无华,远非商业区灯火的妖媚和炫丽。
他有些无聊地数着楼栋上显示的灯光,想象着房内的主人在做些什么?他甚至有些孩子气似地去设想,是不是每盏灯光都映射着相同的境况?噼里啪啦的麻将声伴随着几个人紧张的神情,大眼、小眼,镶嵌着红红的血丝紧紧地盯着桌面上有数的那些方块,随着“幺鸡、三条,五饼、八万、白板……”的吆喊声,紧张、惊喜、焦灼、左盼右顾、失望、无奈……太多复杂的表情笼罩在麻将桌周围的人身上,从日暮到晨曦,这就是他的家,其中就有他的妻。
不知何时起?妻爱上了打麻将,喜欢在麻将的声响中沉醉自己,甚至有时梦中都会张牙舞爪,兴奋地高呼:“光棍失眠--(自摸!)”然后就是哈哈的大笑。开始,谢玄一以为妻只是玩玩,不会过份的沉迷,他还带着几分鼓励和默许站在傍边给她几分建议。二十多年的相濡以沫,妻也不容易。想想刚结婚时,妻既要工作还要带多病的儿子,而他却不能给她任何帮助,直至儿子渐渐地长大,考上了本市一所不错的高中,他的企业也慢慢地走上了正轨,此时妻的单位正赶上整改,企业裁员,于是他让妻辞掉了工作,让她安心在家享享清福,以为这样可以弥补一下对妻的愧疚,更希望老夫老妻重新找回曾经失去的太多东西,可是妻却不给了他这个机会。她把兴趣全部倾注在麻将上,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和家人的感受,儿子为了这,选择了寄宿学校,一月回家一次,却也是来去匆匆,很少开心地在家过上一宿。而他谢玄一只有选择了逃避,因为,每当他给妻谈起这个问题,妻总是理直气壮地说“我在你们谢家的责任已经完成,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你们都有了自己的世界,你事业有成,儿子长大成人,我呢?我还有什么?青春、理想,女人最美好的年华,我都献给了这个家,老了!老了!给我一点支配的自由好不好?让我做一点我喜欢的事行不行?”他只能哑口,只好无言,任妻在方块的围城中兴趣盎然。
“家不是讲理的法院,只是累了可以休息;倦了愿意躲避;伤了可以疗养的地方。”难道家的实质只是一个避风的港湾?突然间脑海里蹦出了几句似曾熟悉的话。他忘记了在什么地方曾遇见过这样的话语?于是他把心绪放进沉思的漩涡,有些惯性使然地摸出了一支烟,随性地放在了嘴上。近来的他越来越喜欢抽烟,仿佛在烟雾的缭绕中可以释放许多压抑的东西。
“谁说的话?”他有些怅然地诘问着自己,忽然有些模糊的记忆跃闪脑海,使他想起了那个即将被自己遗忘的女子,对了,就是她告诉自己,“家不是个讲理的地方,夫妻是维持家庭牢固的互助力量,婚姻中的男女更多的是容忍,是包涵,是责任,是心甘情愿。为了让家能遮风避雨只好如此,只能这样,计较太多,无形间是把家放在了狂风暴雨中,让其摇摇欲坠,四分五裂势必会是最后的结果。婚姻里没有那么多‘理’可讲,更没有那么多‘爱’可言,除了责任还是责任,除了挽救就是包容,因为我们谁也做不了神仙……”


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他甚至没有看清她的容颜,只是在她忧伤的语气中聆听着她的故事,默记着她的语言。
那是一个星疏月明的夏日之夜,他开着车行驶在北外环的黄河大堤上,窗外夹着水汽的潮湿热风,让他把车速降到最低,与其说是开车滑行,倒不如说是蜗牛爬行更来的确切。皎洁如水的月辉让黄河的水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白纱,一起一浮的白纱波动,让他更多地把目光投向了广阔的河际,耳边传来浮桥升降的震动声,使他的思绪沉浸在黄河的壮阔上,朦朦胧胧中他看到浮桥上有一个黑点在移动,于是他顺着路把车泊到了浮桥的一端,好奇让他仔细地审视着浮桥上的游移,毕竟这是人烟稀少的黄河,何况还是夜深人静的午夜。终于他确定那是一个娇小的身影,在身影游移到谢玄一站立的浮桥一端时,他看到了被海风吹起的长发。“应是一个女子吧?为何在这样的夜晚,站在浮桥上?难道?”他如此默默沉思,一刹那的思绪转动,让他有了紧张的感觉。
他俯身锁上车,紧紧地攥着车钥匙向那个黑影靠近,“咳!接住!”他人没到声先至。接着“哐当”一声纯金属相撞的声音。
“什么?干嘛!”清丽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对面的人影身上发出,仿佛没有害怕的情绪。
“我的汽车钥匙。”谢玄一尽量用轻松的语气与对方相谈,只怕不小心触动了“她”那根神经。
“为什么?”依然淡漠的语气,仿佛根本对他的举动不感兴趣。
“听声音这是一个女子。”谢玄一一边沉思一边慢慢地向她靠近。
“你想啊,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只要紧紧地攥着车钥匙,我逃也逃不了,跑也跑不动,说不准啊……”他故意把声音放慢了几个结拍,只是想给对方一个缓冲的机会,这样自己就争取了一段靠近她的时间。
“哼!”不太友好的声音从对方弱小的身躯里迸出,让谢玄一有了刹那的脚步停移。
“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让公安机关顺着线索找到你的车钥匙,这样你就可以死也瞑目,不论何种版本的报道,我都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冰冷的可以让人打颤的诘问,让他有了无助的慌乱。
“不是,不是……”谢玄一连连跌声地否认着。
“只是怕你误会,还以为……还以为……只是想把你从痛苦中拉出来,我以为把钥匙给你,你就不用担心我伤害到你。”他磕磕碰碰地说出了这些话,莫名间他有些为自己感到脸红,一个大男人竟然不知道该去如何解释自己的动机。
“你以为我会自杀?”她转过了身,在皎洁的月辉下,他看见了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在闪动,清秀的脸庞在月辉的映射下镀上了一层盈白的眩目。娇小玲珑的身躯在晃动的浮桥上更显得几分婀娜。
“你不同样也认为我自杀?”他哈哈大笑,如此反问着让他向她又靠近了一段距离。
“钥匙你要不捡,那就归还与我?”他说着离她的身体越来越近。
“为什么我要自杀?”她说着蹲下了身,他看到了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亮在她的脚边闪烁。
“不用报案吧?”他如此诙谐地问。
“报案也应该有事实根据,你活着,我站着,岸边还有一辆豪华的小轿车,公安局还以为让他们来看戏。”她向他走近了几步,把钥匙轻轻地放到了他手心。
“谢谢!我知道你是好人。”说着,她趴在了浮桥的栏杆上,任风吹起那飘逸的长发。他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片闪烁的灯火在不远处妖娆。
“你住在那片楼?”他伸手指了指他们望着的那些灯火,有些心不在焉地问。她没有回答,只是失神专注地望着那闪闪烁烁的妩媚,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任海风吹起那凌乱的思绪,就这样凭时光静静地流去,他们甚至能听到彼此沉闷的叹息,以及微弱的心跳声。
“为什么到这儿?”她打破了沉闷,似有似无的声线像从天边飘来。
“我无地可去,只是想办法消磨时间。”他淡淡的语气,像是对自己的梦呓之语。。
“天底下,还会有同样的无地可去之人?”迷离的语气,让他有了更重的失落。
“当你孤零零地想找一个人倾诉,可到最后却找不到这样一个人,你寻遍所有的电话号码,在拨号的一刹那,却不由自主地放弃,此时才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孤单和无助。”她喃喃而语,像对自己,又像对他。
“嗯!也许这就是寂寞,当你容身于灯红酒绿的场地,更是感觉到自身的荒凉,还不如一个人孤单的流浪来的踏实。”他如是接着她的话而言,就像两个朗诵者的合演。于是,自然间,所有的禁忌,所有的顾虑,都像解禁的鸟儿,振翅飞翔在他们的交谈中。他与她谈起,他的妻,他的家,还有他那长大的儿子。而她也像与他相识了多年的老友,更多的像是对自己的亲人在倾诉,她平静地告诉他:“母亲癌症晚期,此时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今晚,妹妹看她辛苦,力劝她回家休息,当她到家时,却打不开反锁着的门,她知道丈夫就在里面,因为她听到了里面的慌乱。于是她悄然而走,可是却不知道该走向何方?她不想让家里人看到她的失落,更不想,别人对丈夫的风言风语有她来打上终结的认证。母亲的病已经让家里蒙上了一层冰霜,如果此时再让父母为她操心,她会内疚一辈子。所以她只想挨到天明,只想让在医院的母亲睁开眼能看到她。”她娓娓诉来,可在他听来,那声音里面包含了太多的压抑和悲怆。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也许这就是日子。”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劝慰,只好言不由衷地说着苍白无力的话。
“出嫁时,妈对我说,结婚,就是成立一个家,别把家当作讲理的地方,它只是你们在外边累了,倦了,烦了,困了,回来歇息的地方。两口子在彼此眼里,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多包容,多忍让,等着自己的男人慢慢长大。曾经感到好笑,觉得妈的话像对过家家的小孩子说的。可是,今天才明白,他不是我恋爱时的完美男人,他会犯错,会调皮,会越轨,甚至还会背叛……”他听到了她声音里面的哽咽和苍凉。
“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可能他仅仅为了安全。”他如此说,实在,他想不出更好的语言。
“妈是过来人,她远比我们看的透彻。唉!这个世上本没神仙!”一声长叹,让她仿佛释放了太多的东西。
“你打算怎么办?”谢玄一有些迷乱起来,仿佛她的答案能给他带来莫大的光明。
“日子还是要过,天明了,去医院。妈还在医院的病床上,儿子还在他奶奶哪儿暂住。”淡然的语气,让她仿佛一夜间长大。
“要不,你去车里休息下?别让老太太看出端倪,听你讲,你家老太太是个精明的女人。”他劝解似地对她说,莫名间自己的内心也轻松了许多。
就这样,在黎明的晨曦,他把她送到医院的门口,他没有看清她的容颜,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是在分手的刹那,他看到了她释然的笑容。
“谢谢你!谢谢你陪了我一个晚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也一样。祝福!”她挥着手,坚强地推开了医院的那扇玻璃大门,直至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此时,那个女人的身影,如此清晰地闪现在眼前,他想到了她的笑,想到了那片泛在水波上的粼粼夜火,还有那夜火中颤抖的浮桥,一上一下,随着水的起伏,高低振荡,始终无法让人沉静下来,就像一艘无法自控的船,也许是因为它始终立身在河中,亦如人生的无法停歇一样。
忽然,一股冲动,让他如此渴望再次到浮桥上去吹吹夜风,再次体验把自己溶身于夜色寂寂的黄河上的感觉。于是打转方向,风驰电掣地向北外环驶去。
半路,一阵嘀铃铃的手机铃声,把他从迷乱的情绪中拉回。电话是表弟麦佳宇打来,说有重要的事情与他商谈,在“爱之都”夜总会等他,不见不散!


“爱之都”夜总会是这个都市的不夜城,此时正灯火辉煌,笙歌艳舞,还有好远的一段距离,谢玄一就看到了那片高高悬挂在半空中,金碧辉煌的红绿彩灯在闪烁。踏进那朦胧暧昧,光线不是太明亮的大厅,刺耳的重金属乐器声就穿透耳膜。一闪一灭的妩媚让屋子里的人蒙上了一层梦幻,亦真亦假,让人感觉仿佛进入了童话。

共 952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家,只是累了歇息的地方,有爱人的地方,才是一个幸福的家,无爱的家,只是一个过夜的客栈。心的隔阂,是爱人之间最无奈也最无情的距离。嗜赌入魔的妻,名存实亡的家,谢玄一该何去何从?釜底抽薪,是逃避,抑是解脱?何处,才是心的归宿?爱的彼岸又在哪里?午夜彷徨,多少灵魂游离在幸福背对的地方?夜火阑珊,踉跄的脚步能否换回曾经的笑颜?夜色阑珊,东方渐白,最难熬的,是黎明前的黑暗。沉郁幽婉的文字,展现出了困在婚姻围墙之现代男女无奈而痛苦的内心世界,掩卷沉思,余音绕梁。一部很厚重的小说,荐读,问好!【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11124】
1 楼 文友: 2010-11-11 10:29:28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家,只是累了歇息的地方,有爱人的地方,才是一个幸福的家,无爱的家,只是一个过夜的客栈。心的隔阂,是爱人之间最无奈也最无情的距离。嗜赌入魔的妻,名存实亡的家,谢玄一该何去何从?釜底抽薪,是逃避,抑是解脱?何处,才是心的归宿?爱的彼岸又在哪里?午夜彷徨,多少灵魂游离在幸福背对的地方?夜火阑珊,踉跄的脚步能否换回曾经的笑颜?夜色阑珊,东方渐白,最难熬的,是黎明前的黑暗。沉郁幽婉的文字,展现出了困在婚姻围墙之现代男女无奈而痛苦的内心世界,掩卷沉思,余音绕梁。一部很厚重的小说,荐读,问好! 联系QQ:1071086492
回复1 楼 文友: 2010-11-11 11:27:17 谢谢上官老师的辛苦编按和细心赏读!
2 楼 文友: 2010-11-11 10: 1:2 沉郁幽婉的文字,展现出了困在婚姻围墙之现代男女无奈而痛苦的内心世界,申请主编精品推荐。 联系QQ:1071086492
回复2 楼 文友: 2010-11-11 11:27:50 谢谢上官老师的厚爱!祝福永远快乐!
 楼 文友: 2010-11-11 10: 9:00 小说文笔沉郁优美,主题深刻鲜明,人物心理刻画得十分到位,愚以为,荐为绝品亦不为过。欣赏学习了,问候墨笼烟! 联系QQ:1071086492
回复  楼 文友: 2010-11-11 11: 0:00 抬爱定当铭记,作为动力,应当更加努力!再次感谢,谢谢上官竹老师。
4 楼 文友: 2010-11-11 18:56:50 写的不错,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音乐
回复4 楼 文友: 2010-11-12 15:07:48 谢谢李荣老师厚爱,远握,祝福!永远快乐!便利妥纸尿裤价格是多少
老年人半身不遂怎么治
宝宝口臭
婴儿有眼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