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国外大规模撤稿事件与中国有关吗?

发布时间:2019-12-04 13:56:21

前段时间,向来不缺新闻的中国学术界又爆出了一条大新闻:国外著名学术出版机构施普林格出版集团宣布,因涉嫌同行评审造假,撤销旗下期刊《肿瘤生物学》发表的107篇肿瘤生物学领域论文,这些论文的作者全部来自中国,涉及中国119家高校和医院的524名医生及医学专业学生。据说,此次撤稿的规模之大,创下国外学术期刊单次撤稿量、单期刊撤稿总量、中国学者遭集体撤稿总量等多项纪录。

施普林格方面表示,经调查,有 明确证据 表明这些在2012至2016年间发表的文章涉嫌同行评审造假。易言之,这些论文的作者在投稿的同时,推荐了并不存在的审稿人,并署上假邮箱,部分作者甚至借助第三方论文编辑服务,并使用了第三方提供的审稿报告。这样一来, 运动员 自己成了 裁判员 ,从而确保自己可以得到 理想成绩 ,顺利通过了论文的同行评审。

这条大新闻虽然是国外学术出版机构弄出来的,但看在我这样一个中国学者的眼里,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为什么?某一起新闻虽然具有偶然性,但撤稿事件所揭示的学术不端行为却是长期存在、肆虐有年的。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此次的撤稿事件并非孤例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5到2016年间,包括英国现代生物出版集团、爱思维尔集团在内的几大国际出版集团,就先后撤销了117篇由中国学者所发表的学术论文。毫不夸张地说,学术不端行为已经成为中国学界的顽疾,不仅与中国的学术科研大国地位不相称,更在事实上损害了中国学者与中国学术的国际声誉。

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儿

被国外的学术期刊撤稿,这事儿简单说就是,丢人丢到国外去了。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那些 榜上有名 的当事人内心估计是崩溃的。假如这些事主的确存在出版方所指控的学术不端行为,那他们被撤稿纯属活该,不仅不值得同情,还应该认真追究,严肃处理。当然,正所谓咸吃萝卜淡操心,某些人可能心里会犯嘀咕:这些老外啊,也太没眼力见儿了吧,这不是 裸的打脸吗,让这些人以后在自己的专业圈子里还怎么混?

抛开这起个案的是是非非不谈,笔者反倒认为,这起 大规模撤稿事件 其实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它摘下了某些人道貌岸然的面具,也刺破了中国学界长期以来所存在的某些华而不实的学术泡沫。甚至,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应该欢迎这些不懂中国 国情 的搅局者,正是他们的较真和坚持,才有可能搅动一个暗黑的江湖,触动某些已经固化的潜规则和利益集团,促进中国学界在不正之风与不端行为的整治上取得进步。

沉疴与顽疾

如果将视距拉长放远,就可以看到,伴随着经济改革和市场化大潮的冲击,以学术不端行为为代表的学界不正之风这些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除了时代背景的因素外,中国宽松的学术伦理环境(体制+机制)也在事实上放任甚至放纵了学术不端行为的发生。正因如此,才造就了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 中国是世界上每年发表学术论文数量最多的国家,但真正能拿得上台面的精品学术科研成果却寥寥无几,与论文的发表数量严重不成比例。从这个角度看,有些人说中国是每年生产学术垃圾最多的国家,恐怕很有一些道理。

为了能够在心仪的期刊上发表文章,一些作者往往削尖脑袋去钻营。很多人甚至都默认了学术发表领域的某些潜规则。一些学术期刊的编辑也食髓知味,深谙学术权力寻租的三昧,坐地起价,上下其手,表面一套,背地一套。不客气地说,在学术发表领域,已经形成了一个由期刊评价者、编辑出版者和特定作者组成的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在这些人的 努力 下,中国的学术出版与发表领域乱象迭出,令人目不暇接。在这样的背景下,学术不端行为大行其道,甚至丢人丢到国外,也就非常好理解了。

可以说,普遍存在的学术不端行为,已是中国学术界的沉疴顽疾,也早已到了必须予以充分重视和大力整治的阶段。与其让老外时不时地打脸,不如咱们自己好好做一番自我的检视与检讨,不怕自曝家丑,更不能回避问题。唯其如此,才可能减少和避免被外人打脸的事情一再发生。

洋期刊情结与畸形的评价体系

这次大规模撤稿事件,也从侧面说明了当下的一种社会现象:国内学术界热衷于在国际期刊上发论文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随着中国学术水平的整体提升,中国学者越来越自信地参与到世界学术大合唱之中,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儿。但任何事都有两面性,要参与世界学术大合唱,就必须遵守这种大合唱的规矩与规则,否则就会出糗出丑,贻笑大方。虽然学术不端行为不独中国才有,但如此大规模的撤稿,着实令人脸上发烫,面上无光。

当然,也应该看到,中国学者对于洋期刊的这种 热衷 ,与国内畸形的学术评价体系有莫大的关系。长期以来,从高等院校到科研院所,因为语言的隔阂与文化上的距离,几乎都对洋期刊抱持着某种近乎仰视的没来由的好感。同样的一篇文章,发在国内的期刊上,与换一种文字发在国际期刊上,分量绝对天差地别,会产生截然不同的学术评价结果,因为 产生了国际影响 。笔者认识的一位朋友,因为苦于国内发表的不易,于是拼凑了一篇介绍中国某专业领域研究现状的文章,请翻译家改成了英语,最后竟然在国外某SCI期刊发表。虽然文章本身并无多少学术价值,但 发表 本身引起了其所在机构的高度重视,他也凭借这篇文章成功解决了拖延多年的职称问题。

洋期刊情结不仅仅是情结,更是一个现实的评价标准。这一方面促进了中国学术国际化水平的提升,一方面也令一些人钻了空子。正是这些钻营,尤其是违反学术伦理规则的钻营,损害了和正损害着中国学界的学术声誉。要改变这种现象,就必须对这种盲目的 洋期刊情结 以及支撑着这种情结的畸形的学术评价体系进行反思和检讨。

一起大规模撤稿事件,拔出萝卜带出泥,可以反思的地方很多。当然,身为学界中人,笔者能做的只是点出问题,发出呼吁。至于问题的解决,学术不端行为的整治,乃至中国学术界风气的更新,只能寄希望于有关部门、有力人士和全体学界同仁的共同努力了。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博士研究生)

扶风县人民医院
大连百佳医院黄金海
盐城治疗宫颈炎医院
癫痫病到浙江哪家医院治疗
鄂尔多斯治疗妇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