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玄天战尊 105.第一百零五章战约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2:53

玄天战尊 105.第一百零五章战约

“这…!”秦朗眸露尴尬,他来此便没有携带如此多的钱财,此次只是想给韩宇难堪罢了,“姑父,这钱你先垫上,日后我让秦家送来。”

“恩!”欧阳鸿面色微沉,花如此高的价钱买一个废铁,就是他们欧阳家族也有些肉疼,只是碍于这小子的身份,只得忍了下来。

“如此,这铁牌就归秦公子了!”海诗诗嫣然一笑。

“我出六十五万!”南宫旗舒展了身子,淡淡一笑,“既然你们都是玩玩,这东西便让给我吧!”

“呵呵,南宫兄看上了此物,我等也不好夺人所爱!”欧阳鸿讪讪一笑,这钱若是欧阳家出,还指不定秦家是不是会还,况且以他们与秦家的关系也不好收取,此时能够免去这开支,他自是乐意。

“这…!”秦朗眸露迟疑,只是见韩宇那漫不经心的样子,也没有了心情争夺这么一块废铁。

在海诗诗宣布铁牌归南宫旗所有后,韩宇向着前者会心一笑,旋即舒展了下慵懒的身子,紧紧的闭上了眸子。

半个时辰后,随着一阵喧闹之声响起,拍卖会总算就此闭幕,韩子枫等人便没有多做停留,径直回了韩家。

由于需要交接拍卖所得的物品,韩宇随着南宫旗等人便进入了一间贵宾室中。

“南宫兄,据说此次铁血门准备请炼尘宗的高手破除那禁制再入墓府,你有什么看法?”贵宾室内,欧阳墉大有深意的向着南宫旗说道。

“炼尘宗!”南宫旗眸光微凝,眉宇间有着一道凝重之色。

“这铁震天出身炼尘宗,却不过是外门弟子,此番就算能够请来炼尘宗的人,实力也不会太高!”旁边的南宫远略微沉思说道。

“不错,这景阳城如此大,就算他请来高手破除禁制,其他的势力岂会旁观?”南宫旗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问道,“你家老爷子,可会出手?”

“老爷子闭关多年,那墓府虽然颇具诱惑却还是难以令其动心。”南宫墉有些惋惜的说道。

“也是,老爷子踏入那等境界,此时距离高价之列仅有一步之遥,岂会如此轻易出关。”南宫旗眸中闪过一道羡慕之色。

“墓府?”听得南宫旗等人的话语,一旁的韩宇眸中精光闪过,有些疑惑的向着他们瞅去。

“那是,隐藏在太炎山脉的一处古修墓府,那次我父亲便在里面有所收获。”欧阳紫月解说道。

“古修墓府?”韩宇心中一动,俨然想起了当日夺得林海的那张地图,地图上不就是有着三处宝物所在吗?

“只可惜,那里有着奇怪的禁制,我父亲等人未能够深入最后只得折返!”欧阳紫月美眸中有着一丝惋惜,赫然眼角一亮,瞅向韩宇,“或许,你能够破除那禁制!”

“我?”韩宇脸露愕然。

“你难道忘记,在那湖底吗?”欧阳紫月提醒道,那次湖底禁制何等强悍,却被韩宇的秘法轻易破去。

“或许吧!”

韩宇耸了耸肩,他对那古修墓府一无所知,此时也没有什么把握。

“嘎吱!”

随着屋门的推开,众人旋即停止了交谈,只见海天拍卖场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带领着四个侍婢,将一些拍卖所得物品送来,在与南宫城主等人寒暄几句后,便匆匆告别。

“这是千年冰莲和那铁牌!”瞥了一眼桌几上两个包裹精致的玉匣子,南宫旗淡淡一笑,便将之推到韩宇身前。

“多谢城主!”韩宇望着面前的两个玉匣子,舒心一笑。

“什么!”秦朗满脸错愕的盯着南宫城主,显然未曾想到他出手拍下那铁牌竟然是送给韩宇。

“我看上的东西,怎么会就此放弃了!”韩宇露出满脸玩味的笑容。

“哼,你别得意,你可记得我们的约定!”秦朗脸色一沉,没有到最后还是被面前这少年耍了。

“约定?”

屋子中的其他人,满脸疑惑的向着两人瞅来,感情他们早就有着仇怨。

“在一年前,朗儿便见过韩公子!”欧阳鸿向南宫旗讪笑道,笑脸中却是带着一丝无奈,从与南宫旗的交谈中他俨然得知韩宇拜了谢老为师的事情,这等人才若是将之拉拢,欧阳家将成为景阳城第一世家,届时林家,海家何须惧之!

“不就是一战吗?随时奉陪!”韩宇赫然起身,傲然而道,“不过,若是你败了,你可莫要在缠着紫月!”

“大言不惭,别以为你打败了半步真武的修者,真武下便无人可敌,须知,这个世界,远比你看到的要大!”秦朗冷冷的说道,在入景阳城后,他得知了一些关于韩宇的消息。

“我会让你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的!”韩宇凝视着面前这高傲的男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小子,太嚣张了,竟然敢和迈入半步真武的秦朗叫板!”欧阳流风满脸怪异的瞅了瞅韩宇。

“韩公子,你真要与他一战?”南宫旗淡淡一笑,眸中却带着一丝担忧,若是这小子有个三长两短,南宫彤的寒气谁来驱除。

“不如…这战约取消吧!”欧阳紫月拉着韩宇的衣角眸露担忧之色,这秦朗岂是普通的半步真武修者可比的!

南宫彤眼波中雾气缭绕,朱唇轻抿,欧阳紫月那亲昵的举止,让她心头有着莫名的酸楚,仿佛自己的东西被他人动了一般。

“韩公子,你可不会再次躲在女人身后吧!”秦朗面露讥笑,挑衅道。

“一战何妨,你且定个日子!”韩宇凝视着秦朗毫无畏惧的说道。

“好,够爽快,七之后我们便在景阳城的广场一战,如何?”秦朗有些激动的说道。

“随时奉陪!”韩宇淡淡的说道。

“呵呵,此间可是有着诸多长辈见证,若是你食言不来,日后还请你不要缠着紫月表妹。”秦朗继续说道。

“也不知是谁缠着她!”韩宇冷冷的说道。

“你有把握吗?”欧阳紫月低声道。

“为了你,这一战,我一定会赢!”韩宇眸露坚毅之色,昔日的誓言依稀在耳,他岂能够退怯。

欧阳紫月眸中迷雾朦胧,恨不得自己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子,这样就无需受到家族那些利益的束缚。

南宫旗无奈的摇了摇头,少年,年轻气盛,为了一个女子争风吃醋,这是常有的事情。

这韩宇和欧阳紫月态度暧昧,明眼人一眼便可瞧出,这是秦朗故作挑衅,他们也不好叫韩宇放弃自己的心爱之人,去当那缩头乌龟,毕竟只要是个有血气的男人便绝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哼,七日之后,我便亲手废了你!”秦朗眸光阴森,冷冷的瞅了一眼那态度暧昧的二人后,便将视线收回。

“南宫兄,那件事情若是有什么动向,我们在及时联系!”在离开拍卖场后,欧阳墉向着南宫旗讪笑道。

“一定,只要我等齐心协力,还轮不到铁血门独霸景阳城!”南宫旗拱了拱手说道。

在与韩宇细声软语后,欧阳紫月才恋恋不舍的随着欧阳家人离去。

“七日之后,我定斩你于此!”那含情脉脉眼神瞧得秦朗咬牙切齿,这数年来这少女何曾这般待过他。

“韩公子,你不随我们回府吗?”南宫旗瞥了一眼韩宇,说道。

“我,还有些事情,稍后我在独自回府。”韩宇摊了摊手,笑道。

“韩公子,那一战,你可有把握?”南宫彤朱唇蠕动许久,轻声道。

“你放心,便是为了替你驱除那寒气,我也会留下命来的。”韩宇眉头一挑,风轻云淡的说道。

瞧得少年这般漫不经心的模样,南宫彤紧了紧手掌,心中感到一丝委屈,想要说什么却是闭上了朱唇。

“韩流氓,你就等着挨揍吧,秦朗可不是普通世家子弟,那底蕴可不是你这乡巴佬能够堪比的,你还是乖乖认输吧。”南宫薇撇着小嘴,幸灾乐祸的笑道。

“是吗,我到要看看,他这世家大族的公子哥,有何能耐!”韩宇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哼,姐我们走,这臭流氓不知好歹

,挨揍也是活该。”见韩宇无所谓的样子,南宫薇一跺脚,便拉着南宫彤,向着拍卖场停着的奢华马车行去。

南宫彤有些不舍的收回眸光,心中想要劝说那个倔强的少年,想想自己的处境,却是紧闭上了朱唇,自己不过是靠他之力才能够苟延残喘的多活几年,又有什么资格去干扰他的私生活了。

手中拿着两个精致的包裹,韩宇在人群中漫无目的的穿梭,直到一处僻静无人小巷中后,这才停下了身形,右手腕一动,随着碧光闪烁,两个包裹便没入鼎内的芥子空间之内,而在他的手上赫然多了一套黑色的长袍及一个简朴的斗笠。

片刻后,一个身着黑色长跑头戴斗笠的男子,赫然出现在了拍卖场的大厅中,拍卖会结束后,随着人群的散去大厅也是显得空荡荡起来。

“先生,需要什么帮助吗?”两个容貌端庄的侍女,笑吟吟的迎了上来。

“我手中有着一枚丹药,想要借贵号,出手!”略带沙哑的声音从黑幔中飘荡而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让人心中不由有些颤栗。

“先生,请先随我来。”其中一个侍女有些颤颤巍巍的说道。

韩宇点了点头,便紧随着此女向着楼上的贵宾室而去。

“由于拍卖会方才结束不久,里面的管事正在结算账目,所以先生需要稍等片刻。”容貌端庄的侍女解释道。

一路行来,韩宇默然不语,只是点了点头,那副深沉的模样,让人只觉高深莫测。

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常德哪家性病医院好
来宾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常德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