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教授停车纠纷被打后猝死尸检显示系心脏病发世界和平

发布时间:2020-02-15 05:25:51

教授停车纠纷被打后猝死 尸检显示系心脏病发作

去年9月30日晚,东南大学教授、博导陈志明因停车纠纷,在学校宿舍区内与人产生肢体冲突,谁也没想到,双方到派出所等待处理时,陈志明忽然昏倒,终究抢救无效死亡。今年6月21日,玄武法院首次开庭审理此案,检方认为打人者都晓元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省公安厅出具的尸检结论也显示陈志明是心脏病发作猝死。家属不服,认为尸检结论不客观。应家属申请,昨天,法庭传唤了当事法医出庭接受询问。

扬子晚报 陈珊珊

教授猝死案的三方逻辑

医院:颅脑外伤致死

家属认同——故意伤害罪——最高判无期徒刑乃至死刑

南京市法医中心:心脏病+精神等诱因→心脏停搏猝死 省公安厅:心脏病+外力致机体应激反应→心脏骤停

检方采信——过失伤害罪——最高判7年有期徒刑

被告辩护律师认为被告没有错误

辩方坚持——整件事是个意外——应当无罪释放

死者身份

陈志明系东南大学化学工程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个人经历:1996年获浙江大学化学工程博士学位,2003年提升教授,2009年聘为镇江市创新领军人才。研究方向:精细化学工程,材料化学工程, 生物质能源化学工程。

案情回顾

车辆让道起纷争,教授调解时晕倒抢救无效身亡

(警方调取的小区监控没有拍到冲突全程,监控是不是存在死角有待庭后现场调查)

当晚与陈志明发生冲突的两名男子是父子,父亲叫都晓元,儿子都某某还在上中学。被追究刑事的是父亲都晓元。检方指控,都晓元因车辆让道问题与陈志明产生口角和打斗,随后拳击陈志明头面部,脚踹陈志明腹部,致使陈志明鼻腔当场出血,当晚,双方在派出所等候调解时,陈志明忽然晕倒,抢救无效死亡。

检察官当庭播放了警方从事发地点调取的监控录相。但3段录相都只拍到纠纷刚刚开始的几分钟——陈志明与都晓元争执着甚么,忽然,两人都挥起胳膊,都晓元将拎在手中的袋子砸向陈志明,两人推搡起来,紧接着就出了画面,直到20多分钟后才重新回到画面。检察官解释说,事发地点的摄像头安装角度有问题,存在拍摄死角。

陈志明的妻子否认存在监控死角,她表示事发地点有五个摄像头,完全可以拍到纠纷全程。她以目击者的身份表态,亲眼看到都晓元父子合力殴打丈夫的头部。针对监控死角的争辩,法官表示庭后将到现场调查。

焦点之一·死因

尸检显示心脏病发作是死因

家属坚称没心脏病

陈志明的死因是案件的焦点。事发至今,共有三个机构给出死因判断。首先是负责抢救的医院,在死亡证明书上,医生注明“因颅脑外伤死亡”。随后,陈志明的遗体被送往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40天后,尸检结论出炉:陈志明系在潜伏心脏病变的基础上,因纠纷引发的精神心理等因素,引发的心脏停搏心源性猝死。家属不认可该结论,申请重新鉴定。两个多月后,省公安厅出具尸检鉴定结论:陈志明存在高血压性心脏病,因纠纷后情绪激动,头脸部受外力作用等致使机体应激反应,促发有病变的心脏骤停而死亡。

家属感到无法接受,“人明明是被打死的,医院诊断书也显示是颅脑外伤致死,尸检怎么会检出心脏病?他从来没有心脏病!”检方则采信尸检结论,认定陈志明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存在疾病,都晓元的殴打只是病发的诱因,这也是检方指控都晓元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而非“故意伤害罪”的缘由。

考虑到尸检结论是案件的关键证据,而且死者家属存在较大异议,法庭应家属申请传唤了当事法医出庭回应质疑。在昨天上午的庭审中,死者家属的代理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被告都晓元的辩护律师轮番就尸检报告的细节向法医发问。

法医出庭回应质疑:

“我对我的鉴定结论负责”

法医当庭表示:陈志明的心脏比常人肥大,心血管存在梗塞,死因系多种因素引发心脏病,属于心源性猝死。尸检报告同时显示,陈志明眼鼻处有外伤,头部蛛膜有出血,且肋骨骨折。法医称,这些都不是致死伤,头部蛛膜出血和肋骨骨折的出血都非常轻微,属于濒死状态遭到的创伤。那末,陈志明晕倒后,有没有机会遭到外力创伤呢?法医认为有,监控录相显示,陈志明在派出所晕倒时摔倒在地磕到了头部。至于肋骨骨折,都晓元的律师提供了一种解释,“可能是抢救时造成的”。

法医的解释并没有说服死者家属及其代理人。代理人认为,陈志明头部蛛膜的出血并不像法官讲的那末轻微,而是“大面积严重出血”。另外,据陈志明的妻子描述,陈志明晕倒后,口鼻均有出血,明显是颅脑严重受创的症状。该代理人认为,鉴定机构还应提供更多依据,比如切片照片等,来佐证鉴定结论。

另一位代理人详细询问法医的工作年限、专业特长,认为这些也是判断鉴定结论是不是靠得住的参考因素。面对步步紧逼的追问,法医答道:“我从事法医鉴定9年了,具有鉴定资质,我对我的鉴定结论负责。”

这位法医表示,尸检进程中进行了100余次切片检查,每份切片均有扫描照片,如果法庭认为有必要,可以提供。另一位死者家属的代理人提出,应当进行重新鉴定。法庭将双方争议记录在案,未当庭给出评判。

焦点之2·赔偿

536余万索赔,科研报酬损失就达100多万

死者家属还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各项损失536万余元,包括死亡赔偿金、科研收入损失、被扶养费生活费和教育费等数项。

陈志明系东南大学化学工程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精细化学工程、材料化学工程、生物质能源化学工程。家属称,出事前,陈志明手头有10多项科研项目,如顺利完成,至少可以获得100余万报酬。

被告都晓元的律师认为原告的诉求不符合现行法律规定,要求法庭驳回。都晓元表示,会在法律范围内和个人可以负担的范围内尽力赔偿。

焦点之三·罪名

过失、故意、意外,三方提出3种定罪意见

刑事部份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被害人家属3方对定罪提出三种不同意见:

检方认为都晓元是过失之责,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都晓元的刑事;

被害人家属认为被告故意殴打他人致人死亡,应当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定罪量刑;

都晓元的辩护律师则认为都晓元没有错误,整件事是个意外,应当无罪释放。

“过失致人死亡罪”和“故意伤害罪”两种罪名,差别极大,过失致人死亡罪最高判七年,故意伤害罪手段特别残暴后果特别严重的,可以判无期徒刑乃至死刑。

[案件未当庭宣判。因争议较大,部份事实还没有查清,择日可能还要开庭。]

经量多有血块吃什么药
腰间盘突出怎样治疗好
盆腔炎小腹痛的危害
盆腔炎怎么引起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